愛尚小說網 > 快穿才不要拯救你 > 拯救與背叛13

拯救與背叛13


  十五年,他找了她十五年,但這人就如消失了一般,江河湖海再無蹤跡,可為何如今又要回來?為何在他心灰意冷,肆意縱情的當下再次出現?

  這個無情的女人,想走就走想來就來。

  當初在奴隸市場那句“只要你還活著,只要你想!”打消了他求死的意圖。

  過廊橋時,摟住他的溫暖懷抱與那纖細的手臂,是他十五年來夜夜夢中最綺麗的夢。

  在林苑,他遍尋不到自己的本源之力,即將油盡燈枯的時候,還是她踏光而來,給了他生的機會。

  可在他最想和她分享喜悅的時候,她消失了,一去十五年,這一次,江裊,有本事你就別讓他找到。

  當初留在她那,沒有拿回的東西,興許這次會起到作用。

  “暗王手下能者之多,明玉佩服,稍后自會將血鷹奉上,告辭。”

  打落他傀儡針的石頭帶著之前察覺到的氣息,他一定要把這個壞他大事的執行者找到。

  明玉暗自咬牙肅沉著臉,冷冷撇了趙紫兒一眼后,快速離去。

  蘇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以至于沒有發現趙紫兒的惶恐,和明玉公子不再溫潤的神色。

  ——————————————————

  “阿暨,你怎么了?那個明玉公子不對勁……”

  趙紫兒急的不行,伸手去抓蘇暨的衣袖,可蘇暨走的太快,她沒有抓住,趙紫兒瞬間慌神,不顧形象的撲了過去,緊緊抱住了蘇暨。

  “那明玉公子,剛才要殺我啊阿暨!”

  被束縛的感覺,喚回蘇暨的理智,他低頭看向趙紫兒:“你之前都和誰在一起?”

  他在溪邊初遇她時,因為她身上那微弱熟悉的氣息,令他覺得此女討巧可愛,如今想來她該是見過她的。

  “我之前就在放馬場喂馬呀,大家都在那里。”趙紫兒奇怪的看著蘇暨:“阿暨,你一定要小心那個明玉公子……”

  此時的趙紫兒,滿腦子都是明玉公子要殺她時那恐怖的感覺。

  普通人直面死亡威脅后,大多數,都會有很長一段時間,活在自己的認知里。

  所以當蘇暨問她的時候,她就把江裊自動語言統一到大家這個名詞里去了。

  當然她的這個無心之失,江裊如果知道,會很感謝她,她還不想這么早出現在蘇暨面前。

  “十人,放馬場,去找。”

  黑袍袖擺翻飛,雙目圓睜的金龍猶如實質的看著趙紫兒,令她更加恐懼、無助,以及壓不住的委屈。

  他沒聽到嗎?明玉要殺她呀,他竟然就這么走了,這叫她情何以堪。

  何以為情癡,何以為劫哀?

  空留心寞落,事事染塵埃。

  —————————————————

  “大大,剛才你跑什么呀?”

  高大的榕樹頂端,十分隱蔽的位置上,江裊和老虎對著喘氣,快把她跑傻了,那蘇暨哪弄來那么多暗行武者,那一個個的,武功不咋地,跑起來飛快,蜂鳥估計都比不過。

  “腦抽,突然看到,明玉那個撲街要滅我女主,來不及找武器,就扔了個石子過去,然后就暴露嘍,最坑的是打下來毛都沒有一根。”

  江裊氣死了,她突然很想跑去揍那個玉面狐貍一頓,但理智和老虎留住了她,現在世界能量有了變數,任務表現不再明朗,她忍,她繼續摧殘馬兒們去。

  都說最危險的地方就最安全,這話有人信嗎?反正她不信,所以她就換了一處養馬的地方,而且這里伙食不錯,終于見到肉了。

  “大大,你坦白說,你跑到玉狐貍這邊養馬準備干嘛?我們說好不能打人的。”

  小老虎扒拉開嚇傻在自己面前的兔子,走到江裊面前,假裝嚴肅的抬頭看著她。

  “不干嘛呀,蘇暨那邊呆不下去了唄。”

  拿出包子老虎立馬破功,帥不過三秒。

  “這邊就安全了?”

  “en~mmmmmm……并沒有。”

  遠遠看到玉狐貍朝這邊走過來,江裊拎起老虎和包子就上樹又跑了。

  而走過來的明玉,低頭看著腿軟沒跑成,團在草地上瑟瑟發抖的兔子,面上含笑心中恨恨的磨牙。

  風光霽月的把兔子抱了起來,看著林中某個方向,微微淺笑。

  好樣的,真是跑得比兔子都快。

  下一次可要小心咯,他不會再讓妳那么容易跑掉,你個養馬的家伙。

  這么有趣的人還是留在身邊,放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的好,免得哪天又跑出來壞事。

  —————————————————

  蘇暨又在獵場找了江裊三天,終于挨不住朝中政務繁忙,以及朝臣們雪花般的折子,決定拔營回宮了。

  而讓他暗暗高興的是,江裊的氣息,好像也跟著他往皇宮方向移動。

  “阿暨,你看我給你準備了什么!”

  趙紫兒終于走出死亡威脅的陰霾,逐漸又開朗起來。

  “這是……?”

  原諒他真沒認出,這碗又紫又綠的東西是什么。

  “菜粥呀,我看你最近食欲不好,特地給你煮的,裊裊可愛喝菜粥了,連饅頭都不吃呢。”

  蘇暨聽過這句話,微笑著將這碗難以描述的東西,喝得干干凈凈。

  換了身護衛裝備的江裊,在外頭聽的低頭嘆息,她還是高估了女主傻白甜的人設,轉眼就把她賣了,果然還是不能和女主走太近嗎?

  “佳妃剛才說的人是何身份?”

  瞅瞅,黑心蘿卜開始套話了吧,不過聽聽這壓抑著什么的聲音,江裊開心的覺得這貨馬上就要吐了。

  女主做的黑暗料理你也敢吃?簡直棒棒噠。

  “裊裊嗎?和我一起在放馬場工作的奴人啊,她人很好,雖然舍不得給我聞聞包子的香味,但把饅頭都留給我吃了。”

  賣的太徹底,江裊后悔認識她。

  “呵,還是那么愛做包子……”

  不行他忍不住了,剛才那碗東西味道太奇怪,現在胃里翻江倒海的。

  蘇暨白著臉、捂著嘴、按壓著喉嚨,從帝王尊貴的馬車上跳了下來。

  趙紫兒緊張的緊隨其后,下車時不小心還把腳扭了,可蘇暨心思都在,去哪吐不丟臉上面,聽到她哎呦一聲,也沒有回頭。

  如果他這時回頭看一眼,就會看到,他心心念念的江裊,就站在趙紫兒的身后,憋著壞笑故作肅穆的扮作護衛的樣子。



  ------題外話------

  全文里的詩句都是自己琢磨著寫的,有不符合平仄韻腳的地方,歡迎高手指正,說得對絕不浪,一定改。


  (http://www.gouemo.icu/book/78/78355/100332590.html)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www.gouemo.icu。手機版閱讀網址:m.23xsw.cc
捕鱼达人1破解版 澳大利亚股票行情查 快乐8开奖结果查询 捕鱼王下载 今天财神在哪个方位 福建31选7 管家婆蓝月亮精选料 大地棋牌游戏大全 0c40百家乐 欢乐电玩城破解版 开元棋牌app 体彩6十1预测专家预测 捕鱼达人2014旧版本下载 辉煌棋牌官网 多乐彩开奖 捕鱼大亨2019现金版 新开元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