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西岐記 > 10 大變泥鰍~

10 大變泥鰍~


  荀大小姐心平氣和的勸完人以后沒一會又消失了。

  消失前還是往沈汐那里深深的望了一眼,那是一雙藏著一眼就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空靈的眼睛,但有時候沈汐覺得她是不是能聽到自己心里說的話,那眼神一眼比一眼更有深意的模樣。

  細想想,從見到這個大小姐大夫開始,她除了跟自己說說話,幾乎沒有和任何人打招呼;當然那祠堂里的瘋女人和紅衣男子,說了還不如不說,冷冰冰,說出的話如刮骨冷風,嗖嗖嗖。

  好可怕的人,沈汐給她貼上了一個標簽,不能惹!

  不好惹還是可以惹的,不能惹就是真的要保持距離了。

  耳邊回響起,竹七吩咐著人將這什么樹汁封存,有需要才可以去喝,還吩咐了嚴加看管這些水的時候。

  沈汐這才明白竹七這是為了離開村子做的準備。

  沈汐有些不解:“即使這個汁液再好喝,再有用也有用完的一天。村長你這個辦法好笨哦。”

  “笨、笨、笨、笨啊~”

  哇,有了四條跟屁蛇說話都開始有回音了。

  ……

  竹七置若罔聞,依舊我行我素的搬水。

  “村長,村里的人喝這個嗎?”沈汐又問。

  搬水的叔伯大爺聞言身形明顯頓了一下,卻并未回頭或者因此停止,竹七還是置若罔聞,擺擺手,“快搬快搬。”

  “我認真的!”沈汐有些生氣,“村長,他們為什么不喝?”

  “我也很認真的讓他們快搬。”竹七頭也沒回的走了。

  像是不想回答。甚至,像是逃避。

  沈汐很是不解,我是為他們好呀。

  四條小蛇看沈汐有些氣悶,都有些不知所措,其中一個小蛇吐吐蛇信:“暮清哥哥,我告訴你,我告訴你!”

  “小二。”說話軟乎乎的小蛇又開始瞪蛇了。

  沈汐趴在樹桌上,百無聊賴的晃著自己的身子,眼角瞥見村民中有人似乎想要開口卻被同行的人拉扯住迅速離開現場,也有似乎在偷偷側耳傾聽看看小蛇們會說什么,更有一兩個聽到小蛇說的話麻溜的掉頭跑掉了。

  哼,肯定和村長說長道短去了!

  與此同時,村民找到竹七時,他和荀大小姐在商量著什么,而確實如沈汐所想被人密報了之后,報信的村民發現,這兩位并沒有絲毫慌亂,僅僅是對視一眼。

  因為這倆貨心中竟心有靈犀般嫌棄著:那貨一定會覺得自己聰明絕頂,絕頂聰明,根本無須小蛇們的背后議論。

  但雖然自覺心有成竹,還是有那么一絲絲一點點一丟丟的擔心,至少竹七是略微腳下生風,略微一路疾行。

  所以倆人到達時,發現沈汐正在和小蛇們一起鉆地洞弄得灰頭土臉時,荀大小姐看都沒看竹七一眼,仿若想將竹七扔在地上摩擦一般,玉足捻了捻地上的塵土,輕描淡寫的吐出兩個字:“廢物。”

  當然竹七是決計不肯承認這個詞形容自己的,他覺得,想必荀大小姐跟自己一樣也略略在心頭著了急,說自己的吧。

  竹七剛準備問問這四條小笨蛇,你們跟他說啥沒有呀,看沈汐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跟他打招呼,他就知道,沈汐篤定了有人去密報,篤定了他會來。

  荀大小姐鄙視了一眼竹七,眼神就飛速的落在了沈汐身上,宛如再多看一眼竹七那種游移不定的蠢貨,自己也會被沾染一樣。

  雖然竹七不知道荀大小姐想什么,但也感受到她眼神飛快略過,一時炸毛心中難以發泄。

  “你不想知道嗎?”

  竹七眼頭一跳,想著這女人要說什么瘋話。

  “什么?”

  “你不想知道竹七為何會去救你。為何將你養大。為何村里的人都不和你說話。為何他會如此衰老卻又可以變成少年形態。為何你會有許多莫名其妙的記憶,為何紅衣男子向你下跪稱呼你少主。這些,你不想知道嗎?”荀大小姐有一搭沒一搭的像是閑聊一般隨口說道。

  “不想。”沈汐瞅了一眼,依舊在床底地洞不知忙著什么。

  因為你并不想告訴我。你說話時雖然語氣狀似隨意,讓我覺得只是閑聊,但是你的手指緊握,骨節分明,和在祠堂你背對著我時一樣的動作,說明你或在戒備或在緊張,你既想我知道,又害怕我知道,那我為何還要為難你。

  荀大小姐面色古怪。“我呢?”

  “什么?”沈汐有些措手不及,這兩個字的字面意思他懂,從她的嘴里說出來就有些不太懂。

  “我姓甚名誰,為何是大夫,又為何男扮女裝。”也不好奇嗎?還是在你眼里被廢去靈力看守忘川河的癸蓮菀會更讓你好奇呢?

  “不好奇。”沈汐忽略她眼里有些動搖的火光,語氣略有些得意,“我很聰明的,善于觀察與思考。”

  是了,對了,你向來都覺得自己聰明絕頂的,你不屑于從別人口中得知任何事情任何人的原委,你相信自己,更相信自己的眼光。

  只是你的眼睛一向都是瘸了的,但是自己卻不以為意。

  ……

  “竹七,你看這樓叫歧樓,止支歧,這樓曉過去測未來,我猜這樓的主人一定是荀家人,荀家雖然不出世,但是我在不盡書上讀過,荀家取邑都智地為隱,那肯定是他家的人啦!”

  “竹七,荀大夫定是被我一眼看穿這樓的名字背后的含義,故意給我冷臉。”

  “竹七,你說為什么歧樓會曉過去測未來呀?荀家精通陣法卜算,你說會不會各洲上請他們設置的陣法都有什么不同尋常的法子?”

  荀歧眼神飄忽,朱唇輕啟自報家門:“我名歧,止支歧。”

  “哦。”沈汐依舊在扒拉著什么。

  “聽這名字,有沒有很熟悉?”竹七連忙接過話頭。

  “有啊。她是荀家嫡系子女。”

  竹七面色一喜,荀歧也看向沈汐。

  沈汐眉頭一皺,往地洞里又伸了伸胳膊,嘻嘻,抓到了!然后像看白癡一樣對著竹七說道:“村長,屋里的書上寫了,中洲荀家,不出世之家,善醫長陣精卜算。其嫡系皆以止字為名。”復又得意的笑:“過目不忘就是小爺我啦!”

  果然,期待不是適合沈汐的詞,妄想才是。

  我到底對這貨期待著什么?

  荀歧還未來得及開口,有三只小蛇爭先恐后的尖叫著:“哇,小四變成泥鰍啦!!”

  因這四條小蛇都是粉紅色,始終在沈汐懷里,倒也干凈,唯一條小蛇好動,不愿窩在懷里,順著沈汐的手臂去地洞里不知陪著在倒騰什么,洞里漆黑無亮光,出來之后才發現不知怎的變成了黑色。

  竹七和荀歧大驚失色,一同對身子說道:“暮清/少主!你快過來!別碰它!”荀歧更是飛身而去將沈汐撈入懷中,遠離變黑的小蛇。


  (http://www.gouemo.icu/book/78/78344/482107892.html)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www.gouemo.icu。手機版閱讀網址:m.23xsw.cc
捕鱼达人1破解版 贵阳麻将捉鸡 贵州快3开奖走势图 走 澳洲幸运8号码统计 安徽11选5开奖结果丨 能赚钱的网游201 陕西11选5遗漏 黑桃棋牌游戏? 为什么股票会下跌 福彩喜乐彩开奖号 河北11选5真准网 上海天天选4开奖号 贵州快3今天走势图 中国梦精选三肖一马中特 黑龙江省体育彩票6 1 488铁算结果开奖结果小说 快乐双彩好运三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