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西岐記 > 21 前事

21 前事


  荀歧想第一次的相遇,沈汐一定不記得的,他一定做了很多這樣順手的事,所以在長大了的彼此再相遇也從沒有提起過。

  彼時的沈汐自然想不到這樣呆呆傻傻的姑娘,會是以后五洲大陸的陣法第一人,他也不知道陣法第一人能夠接觸陣法會是受到他的原因。

  沈汐翻進的庭院,舊時應當是比較講究的庭院,按照玉棠富貴的布置,堪比中洲皇族,但也明顯逾越中洲的皇權制度,一般的大族不敢也不會用,除非有皇家特許。

  沈汐落腳時沒注意,進來仔細觀察一番后便對這戶人家心下有數,只是不知道這家人如何會變成這樣。

  “你在做什么?”沈汐看著周圍哭泣的新魂,蹲下來問栽花的小姑娘。

  小姑娘不做聲,手上的海棠不停的被她歪歪斜斜的戳在土包上。

  沈汐又問了一遍。

  小姑娘悶聲說道:“栽樹。”

  沈汐望向她手里的海棠,是被卻斷的部分的枝椏,心知必定是無法成活的,還是想逗逗她:“嗯,不知道是什么時候才能開花。”

  小姑娘望著海棠枝,小手指著樹枝說道:“它已經死了,不會開花的。”

  沈汐好奇:“那你為何還種?”

  “我在引導他們上路。”

  “誰?”

  “我身邊的人。”小臉認真嚴肅。

  沈汐詫異:“你看的到?”

  小姑娘終于轉臉,定定看向沈汐回道:“你看得到。”肯定的陳述句。

  沈汐這才仔細打量了這個小姑娘,大約稚兒年紀,臉上臟乎乎的,有些模糊的印記,像是泥土的痕跡,衣服是上等的衣料,但是此刻也被泥土沾滿,說話卻有條不紊,可見心思比同齡的孩子要成熟的。

  沈汐想,這實在不像個小孩子啊,這語氣。

  “我看的到,所以我知道,你呢?你要看嗎?”

  小姑娘搖搖頭,道:“他們要么是在哭泣,要么是無意識的坐著,肯定沒有離開這兒。”

  小姑娘說的一點沒錯!

  沈汐不確定的說道:“所以你用海棠引導他們?”

  海棠一般人只知道用它寄托思鄉或是欣賞它溫和美麗的花朵,實際上它對魂體有極大的引導作用,如果人死后沒有及時的離開前去南冥洲,通過鬼門陣成為鬼族,或是通過往生陣輪回,那么這一生即將就此結束,而海棠花則是天道的一絲憐憫,那些沒有神力或是沒有修煉之人,可以根據海棠花型布陣,引導新魂找到南冥洲的鬼門陣。

  沈汐很詫異這么小還在稚齡的女童,居然懂這些,饒是已經猜到這里的主人姓什么,還是覺得不可思議。

  “引導有沒有成功,你又怎么知道呢?”

  小姑娘早蹲在了另一個方位:“能感覺到。”

  還是看的見啊,沈汐點點頭。

  “氣不對,我的左上,右上應該是有人的。”小姑娘依舊沒有抬頭的擺弄那些海棠。

  沈汐沒有看,因為這小女孩說的是對的。

  氣不對?周圍都是靈氣,新魂在周圍的氣自然與平日里的靈氣不一樣。

  這是個天生修煉的好苗子!

  天生可以感知靈氣!

  “你是荀家哪一支?”沈汐忽略身邊的新魂聞言后張牙舞爪,心生愛才之心,出口詳詢。

  “我不是荀家的。”小姑娘語氣淡淡。

  不可能,敢用以玉蘭,海棠,牡丹,桂花,形成玉棠富貴的布置,中洲除了荀家絕無第二人。

  忽略了沈汐質疑的神色,小姑娘對他說了句“讓開”,蹲下在沈汐剛剛站立的位置種上海棠,

  沈汐定眼看去,是個基礎的魂體引導陣。

  沈汐很快想通,笑笑,又說道:“那你是智家的。”

  小姑娘頓了頓手上的動作,也不答話。

  智家其實就是第一代荀家的家主無端去世的那一支,因為事出突然,被別有用心的分支批為“無勇無謀,斷送家業”。荀家最大的家業無非是陣法卦象,他去世的突然,許多秘技不為人知,而分支當時正年邁也最鼎盛,便將這一只逐出荀家,剝奪荀姓并不允其居住于中洲邑都智。

  但這一支也確實有真才學識的,以智姓隱世高人,出世于帝王家,一番作為后,扎穩腳跟。

  許是荀家人始終忌憚這一支,找了個由頭,什么感應天意諸如此類的,也出世去帝王家授賣文武藝,扶植與那支相反的實力。

  具體事宜,沈汐也不清楚,只是如今看到這個情況,怕是智姓這一支,以后只剩這一個小女孩了。

  沈汐見這女孩不意與他說話,便轉念說起那個坑:“這是你自己挖的嗎?”

  小姑娘微微點頭。

  “你是不準備活了嗎?”沈汐又問。

  小姑娘搖搖頭,手里的海棠枝因為她力氣不夠,包土的時候晃晃悠悠,奮力的拍著土堆,泥土濺的到處都是。

  沈汐見她搖頭,想必還是想活的意思,繼續好奇:“那為什么挖這個坑?”

  沈汐沒有等到她的回答,沉浸在自己的想法里。

  小姑娘卻早已停下了手,露出幾分怔忪。

  只見沈汐好像想到一個非常好的計策:“我送你去荀家學陣法卦象如何?”

  小姑娘指著那個和自己一般大的土坑說道:不是我不想活,而是我活不了,不一會他們就該來欣賞自己的杰作了。”

  沈汐怪異道:“為什么不跑?”

  小姑娘靜靜的眼神里,像是有一絲鄙視,也是,這么小,無人相助的話,也是跑不掉的。

  沈汐想想,說道:“如果你學成,會殺了欺辱你家的人報仇嗎?”

  小姑娘改蹲為坐,用與稚嫩臉龐毫不相容的成熟語氣和沈汐掰扯大道理:“我會活的比這些人每一個人都好,然后讓他們煎熬,用得上我,又不屑用,最后卻不得不用,而只有我站在頂端的對他們的漠視,這樣的感覺,比報仇報復更讓人心生快意。”

  ......

  你還不如殺個人呢,但是沈汐又覺得十分有趣,摩拳擦掌的想辦法將這個小姑娘送到荀家。

  果真,沒一會,荀家的人上門查探情況來了。

  沈汐第一次動用彼時五洲大陸第一強盛的西洲山洲神的身份,行使了特權,并給予她西洲印,西洲印是只有山洲神以及大司祭師才有的印記,緊要時,可代行神權。

  這讓前來之人欣喜異常,荀家已然強弩之末,此時不過收養一個小姑娘就能和東洲聯手,十分劃算!若有所什么還可以用這丫頭去換!

  而沈汐并不知道,他一時興趣的小丫頭,就是后來名噪一時的荀家不世天才荀歧!

  作為收養,還是仇家的后代,誰會那么盡職盡責?僅僅是因為荀歧天賦非常人所能!

  所有的陣法在她的眼里,好像自動拆分,只看一眼,基礎陣法立刻解開!

  而得了這樣的人才,第一時間得知的荀家果然舍不得丟棄,只怕沈汐來要,也不舍得給,家主迅速將荀歧收入嫡系,比照親生兒女一般,但至于有幾分真心,只有他和荀歧清楚。

  而荀歧幼時所說的話,言猶在耳。

  “只有我站在頂端的對他們的漠視,這樣的感覺,比報仇報復更讓人心生快意。”


  (http://www.gouemo.icu/book/78/78344/480216838.html)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www.gouemo.icu。手機版閱讀網址:m.23xsw.cc
捕鱼达人1破解版 吉林11选5最新技巧 北京麻将馆 哪个平台直播意甲比赛 血战麻将游戏 四肖选一肖一码期期准四不像图 好彩1今晚开什么 如何在家上网兼职赚 广西彩票11选5app 分分彩手机app 腾讯分分彩分析app软件 网赚是干什么的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走势图 带财神捕鱼的平台有哪些 捕鱼达人鱼3.0旧版本 宝博大厅最新版下载 股票短线交易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