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西岐記 > 35 小四離開

35 小四離開


  荀歧在一旁等著沈汐整理一番,發現那女子已然向著那根盤踞的老樹根處出神,不知在想什么。

  沈汐站立,抖抖衣衫,懷里只剩小三還清醒,里面的小四也不知道有沒有停止躁動,但搖晃的地面漸漸也停止了震動,沈汐向來時的路張望著,對懷里的小三說道:“能感應到小四的位置嗎?我有些擔心...”

  小三有些鄙視的輕哼:“反正活著呢,不管不管...”

  沈汐再欲開口,那女子依舊在樹根前站著,并未回頭,出演打斷了沈汐的話:“公子不必擔心,那東西不過是想借龍族的手離開這里罷了。”

  沈汐訥訥,詢問道“姑娘知道是什么?”

  女子卻避而不答,凝視樹根的眼神好似透過樹根在回憶著什么一般。

  荀歧看向女子的背影,無論這里是哪里,都在中殿的陣法之內,而這個陣法除了像沈汐這般已經是天道承認的西洲神祗的繼承人不會排外,對癸氏以外的人一定是有排斥的,雖然具體的排斥反應她也不清楚,但是她知道的是,東西南北四殿都不愿輕易進殿,必定是有一定的代價需要付出的,代表冥洲神的大印被分為四份,只堪堪護住自己一個人,那么這位姑娘又是怎么不驚動任何人進入到大陣中的呢?更何況走進了跌落的地底。

  荀歧的眼神想必有些刺骨,那女子回過頭對上荀歧的眼睛,清清冷冷的笑了一聲。

  沈汐問:“姑娘如何發笑?”

  “我笑自然是因為好笑,”那女子面無波瀾,話鋒忽轉,又變得真誠無比,仿佛被什么問題難住了,眉頭似喜似嗔的向沈汐提問:“公子,若是一個人幼時經歷滅門慘案,長大了心理會不會也變得很陰暗?”

  沈汐想想,“我覺得這個還要看...”

  “若是又是在仇家手里長大,只有嚴苛的學習與修煉,活的小心翼翼,才能得以成人,你說這人會不會覺得這個世上并無人可信?”那女子望著荀歧鎮定自若的臉,忽然又微微笑了一下。

  沈汐奇道:“姑娘,荀樓主又怎么引你笑了?”

  那女子微微頷首,就在荀歧以為她會說出什么的時候:“我觀荀樓主像個鄰里家的小女子。”

  沈汐點點頭,“她原就是女兒身。”

  那女子搖搖頭,“我說的是性格。”

  沈汐不解。

  荀歧卻明白整段話不過是影射她因幼時成長環境的影響對別人不信任,像個尋常市井女子一般,小肚雞腸。

  這世上怕是只有沈汐才這樣對人毫無保留的相信。

  對于荀家的秘辛知道的那么清楚又可以進出南冥洲的大陣無虞,此人定是五洲大陸里的氏族子弟,但是并沒有誰家是會音攻術的,她究竟會是誰呢?

  小三這時開口說道:“暮清哥哥,小四跑掉了!快追!”

  沈汐慌不擇路的向來時的方向跑去,那女子卻道:“跟我走,不然你們出不去。”

  沈汐無法只得調轉方向又像著女子的位置,但是女子的身后的位置便是盤根錯節的樹根,明明無路可走,這時荀歧定睛望去,女子手中結印,口中念念有詞,原來這是個陣中陣,這陣法的精妙就在于,在大陣的外層覆蓋了一個隱去陣法蹤跡的陣法。

  一般的陣法只能將人的身形隱去,且人要在陣中,也就是以一個圓形的圈為主,不出則不現。

  而這個陣法以這個樹根為陣眼,設了一個引路陣,顧名思義,這種陣法適合在封閉式的地方布陣,一直會有一個靈氣匯聚而成的線條為你指引方向,但這個方向僅限于封閉式的出口,并不能到達你心中所想之地,也就是說,出口是根據地形而定,而不是人。

  荀歧冷眼觀著,這陣法居然是上古時期的陣法,隱而密,不露痕跡,而這怕是第一次使用,陣法毫無被發動的痕跡。

  而當沈汐和荀歧接觸到久違的戶外之后,那女子卻飄然離去,沈汐因心中著急小四的下落,一路疾行,荀歧望向女子離去的方向,一時不知如何開口,看著和自己甩開一米多距離的沈汐,荀歧想只能與你有關了吧。

  小三雖然口中毫不關心,卻也是一起長大的手足,內心還是焦急的,看南冥洲上空盤旋的巨大的黑龍,小三嗷嗷大叫,顯然很失以往的水準:“混蛋小四,你要拋爺棄哥了嗎!!!”

  可惜小三還是最初見到他的形態,楊柳枝一般的細桿桿,喊破嗓子也不知道小四到底有沒有聽見,沈汐清晰的看著,小四龐大的龍頭望了自己一眼,龍眼里一閃而過的堅定像極了在沈汐懷里的樣子。

  雖然他最終沒有回復小三的叫喊,但是沈汐覺得,小四一定有自己要做的事,也學著小三大喊道:“小四注意安全!哥哥們在家等你回來!”

  巨龍緩緩轉過頭,騰空而去。

  沈汐忽然有種“吾家有兒初長成”的感慨,眼眶酸澀,他低頭,卻看到懷里的小三早已將自己的胸前哭濕,真是個好哭的龍!

  “姑娘能否告知究竟是什么,我真的很擔心的小四。”沈汐卻只看到身后的荀歧,“她走了?”

  荀歧點點頭。

  “啊,好可惜。”

  荀歧很冷漠:“問了也不會告訴你。”

  沈汐更沮喪:“還是想試試。”

  ...

  沈汐與荀歧這才發現南冥洲的地面四分五裂,周圍一片狼藉,上書“艶都”的大石頭幡然倒地,原本幽靜整潔的街道上擠滿了冥普,燃盡的紅燈籠,橫七豎八的碎片等等,那個陣法指引的出口居然在奈何橋邊,而圍觀的冥普們皆紛紛議論:“天哪,他們是和妖龍一起的!”“他們毀了我們的家!”:“但是我肯定走不過他們!”“我們等西殿來!”“哇,又可以看到西殿了!”“...”

  溫柔的聲音哪怕在嘈雜的人群里也字字清晰:“荀樓主既然出來了,就去西殿休息會。”果然是郁東。

  荀歧閉眼感受四周靈力的分布,大陣已經被修好,甚至比原來更精細完美一些,看來郁東的陣法有一定的造詣,且不是二十年看自己的陣法能夠看出來的東西。

  荀歧心頭微暗,會不會是他們四人故意將自己放下去的呢?否則如何能這般輕易就讓我們進去了?如今南冥洲一片狼藉,中殿已然倒塌,特特趕來南冥洲所求的族譜,不知埋在了哪里,又怎么能看的到?

  只是,她忽然想起來一個問題,癸雉!她不是冥貴!她不是南冥洲土生土長的氏族!她是后被賜癸姓的!

  那么,什么情況下,才會讓一個冥普繼承南冥洲的神權呢?而什么情況下,這四人瓜分了冥洲神的權利,族中的大長輩們居然默不吭聲,沒有出來阻擋呢?

  郁東微笑著在前方帶著路,身后跟著沈汐,荀歧本以為南冥洲的目標是沈汐,畢竟他的言靈咒術誰都想設計一番得到手,而如今看來,南冥洲另有所謀,但也不排除沈汐便是了。

  想到這兒,荀歧悄悄靠近沈汐的身旁,微微側身將沈汐壓后半步。

  郁東的笑意漸漸消失在眼底。


  (http://www.gouemo.icu/book/78/78344/478660170.html)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www.gouemo.icu。手機版閱讀網址:m.23xsw.cc
捕鱼达人1破解版 幸运28在哪个网站玩好 捕鱼达人3最新版本 哈尔滨麻将手机版下 篮球打气筒怎么用 网上棋牌平台排行榜 今晚已开特马+开奖结果白小姐 深圳风采开奖 118百度彩图库 快乐贵州麻将下载 网赚群 谁有宝博的下载 移动电玩城手机版捕鱼 通化大嘴棋牌游戏大 个人资产配置 幸运农场现场开奖 11选5青海推荐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