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天武拾劍行 > 4.夜談

4.夜談


  
夜深了,天璣大營。巡防的軍士在營中巡邏,黑色鐵甲,紅色戰袍,月光下映襯的逼人的光澤。
霍征呆呆的坐在哨塔上,出神的看著天上的月亮。
天武軍神霍去病的長子長孫,十七歲的將軍,人生第一戰便打出了威名。這些華麗的措辭下的霍征,其實并沒有那么灑脫。
在他還在襁褓之時,父親母親就人間蒸發音信全無,是爺爺一手把他帶大。六歲習文,八歲入武。
他的爺爺為的就是讓他成為一個有用的人才。十幾年來霍氏的這個長孫比起其余王公貴族的紈绔子弟強了不知多少倍,哪怕是韓信這種天武支柱都對霍征大加贊賞。
“在想什么?”凌云的聲音從身后傳來。“我半個時辰前出來就見你在這,你想什么呢?”
“沒事,我就看看。對了”霍征正色道“今天的事多謝凌將軍了。”
“何事?”凌云反問道“我知道,私自違背軍令率軍出城是大罪,多謝凌將軍替我遮下此事。”
“我以為是什么事呢,此事不重要,換做我我也會命軍出城毀掉對手的火炮,這沒什么。至于薦你為將之事更沒什么,你的實力品性,都是領軍的好苗子,這都是你該有的,不必掛懷。”凌云笑道。
“我第一次上戰場的時候是二十年前,那是天武跟大夏的最后一戰。
你爺爺僅用了七萬人馬大破大夏十二萬,我那個時候第一次面臨戰場。
那會我還是個剛入伍的新兵。
我嚇得腿都抖了,是那個時候我的老長官對我說,不要怕,在戰場上誰害怕誰就先死。后來,他為了救我被大夏國的騎兵給殺了。”
“我們不是好戰者更不是殺戮機器,但如果想要長久的安寧就必須要有強大實力,忘武必憂,不論是國家還是個人。”凌云說道。
“多謝將軍教誨,霍征記下了。”
.............
次日,中軍大帳。
“鑒于此次情況特殊,我覺得決戰不宜太過激進。特此命”韓信道。
“先鋒營繼續擔任主攻,先把距離最近的天羅城收復,然后全軍繼續推進至下一個城池,直至收復全部失地。
前軍不可操之過急貪功冒進,我與霍將軍一同率大軍在后,若發現聯軍主力,立刻率軍迂回,與其決戰!
諸位,此次戰役非同小可,對手很有可能會派出宗師圣階甚至是神階的將軍領軍。萬不可大意。
所有將領必須謹慎行事,若有何變故,第一時間上報大營。此外,先鋒營的凌云將軍,我會給你再增派四千軍士以補充煙羅守城之戰的戰損,并給你增加一營軍士四千,諸將可還有疑?”
“如若無疑,那就整軍,今夜,先鋒營進軍,明日清晨必須到達天羅城下!”
“末將領命!”凌云答道。
當夜,補充完畢的先鋒營攜帶三日干糧迅速出動,一路急行。
劍鋒直指天羅城!
第二日清晨,天羅城下。
聯軍守夜的軍士打著哈欠,一臉疲憊。自從聯軍攻占四城之后,這四座城池幾乎就是夜夜警惕,以應對天武國可能的反擊。
揉著眼睛的軍士正想閉眼接著休息,突然他的表情變得極其驚恐,握著戰戟的手也微微顫抖,隨后一聲帶著驚慌的喊聲響徹城頭。
“警戒!天武軍攻城了!”
天武攻城了。凌云率領著八千先鋒營在天亮之前就抵達了天羅城下,此刻正值太陽升起,初晨的陽光照耀在鋒利的黑甲上,折射著耀眼的光。
凌云傲立于戰馬之上,身后迎風亂舞的戰旗上‘天武’二字熠熠生輝。利劍出鞘,‘噌’的一聲,在空曠的戰場上異常響亮。
“先鋒營所有將士聽令”凌云吼道“進攻!”                        “殺!”先鋒營的步軍們沖向城門,城樓上的聯軍弓弩手們紛紛放箭,箭鏃如同雨點般落下來,而城上的守城巨弩也開始運作。
這些天武軍隊鑄造的守城器械現在成了天武軍隊們的噩夢,城破之后,天羅城的大部武器裝備器械被聯軍繳獲使用,包括火器,彈藥,糧食。這些都給先鋒營的攻城造成了極大阻礙。
“令!重甲兵和攻城車向前推進,給我把天羅城的城門撞開!炮手,弓弩手,掩護步軍和攻城車!”凌云命令道。
“將軍!我帶隊上吧,末將一定破開城門”魏將軍拱手道。
“小心,等回來我請你喝酒”凌云道。
在魏將軍領兵沖上城的一瞬間,城樓上,聯軍的火炮也已就位,在魏將軍剛剛進入戰場之時,聯軍的第一輪炮擊開始了。
伴隨著轟天裂地的火炮聲,天武軍士一排一排的倒下,有些軍士甚至整個人被炸碎了,連一具完整的尸身都找不到了。
攻城不比守城,先鋒營雖然補充了兵力,但如果是這個傷亡速度,半天時間,這八千精銳就會變成八千具尸體。
魏將軍手持盾牌長槍,雖然盡力閃躲,但還是又幾支弩箭射中了他,第一支弩箭射中之后他還勉強能起身,但緊接著便是第三支第四支,直達弩箭把他射成了刺猬,再也站不起來
.....
看到魏將軍中箭身亡,霍征睚眥欲裂,于魏將軍相處的一幕幕在他腦中閃過,想到這,心中的悸動久久不能靜....
“噌”拔出戰劍,霍征向前對凌云說道“凌將軍,請準許末將出戰!”
“不..”凌云沉默了片刻,眼中爆出一道光芒“我是先鋒主將,怎么也輪不到你這個剛入伍的,新將!”
凌云去了,現在,八千精銳,已經戰死兩千,凌云又帶走了兩千。
“我若回不來...這四千軍,歸你調配!無論如何,拿下天羅城!”凌云走前,對著霍征說道。
霍征望著著凌云遠去的背影,心中冒出了一個他極其不想看到的結果。
這可能是這位上將對他下達的最后一道軍令!
醉臥沙場君莫笑,古來征戰幾人回。                          
自古以來,凡是諸國之間征戰生命基本等于數字。                        
天羅城下,北風呼嘯,血色漫天。凌云手中的長劍還握在手中,無神的雙眼還在目視著前方。
就在剛剛,一支守城巨弩如同死神的鐮刀般奪走了他的生命,傷口還在滴血,尸身也未倒下,他就這么看著前方不足百步遠的城門,永遠的看著。                      
“先鋒營,聽令。”霍征沉重的說著,聲音不自覺的微微顫抖。“全營將士,給我全線出擊,攻城車在前,盾牌陣在后,其余步軍緊跟。”霍征握著戰劍,一個躍身跳到前方,手中長劍微微抖動,那是悲憤之中握劍太過用力的顫抖。                          
現在的霍征很冷靜,冷靜到令人害怕,平日里有神的雙眼微微瞇成一條縫兒,古井不波的說了一句                    
“這四百步的距離,本將軍為你們開路!”                          
手中長劍,劃地而行,霍征就那么走著,身后的大軍也那么走著,但聯軍在城上卻只覺一陣壓力撲面而來。
“他們瘋了嗎?他們這不就是活靶子么?”聯軍交頭接耳,私語聲不絕于耳。                        
“放箭!”聯軍將軍下令道。一輪烏云自城頭呼嘯而出,直奔天武軍陣而來。                          
霍征看向那一輪弩箭,右手中的長劍微動,隨即便是橫向劈出一劍。血色的劍氣鋪天蓋地直奔而去,劍氣所到之處,弩箭皆被劍氣掃成齏粉,霍征不曾停頓,揮手便連斬三劍,阻擋住弩箭之后,說了一句                      
“聽令,最快速度給我攻到城下,破門!”                          
先鋒營得令后,如猛虎下山般向天羅城猛攻,在途經凌云尸體后,先頭部隊繞過凌云遺體而后迅速又組成軍陣擋在凌云遺體前。                          
霍征走到凌云的遺體前,收劍入鞘,怔怔的看著。看著看著,眼淚不自覺的流了下來。                        “凌將軍,你安息吧”
拿下凌云手中的上將佩劍,霍征緊緊地握著“將軍的家人,此后便是我霍征的家人,只要霍征一息尚存,就永遠不會負了將軍!”霍征慢慢的放倒了凌云的尸身,閉上了凌云那雙死不瞑目的眼,說道                    
“這天羅城,我會把它攻下來,我會把你送回家鄉。當然,”霍征轉身面向天羅城,用凌云的劍直指城頭                      
“這城中的守軍,我也會把他們全送下去,給你陪葬!”                
或許是凌云的死激怒了先鋒營,幾乎是霍征剛指向城頭,一聲沉悶的巨響炸開,只見天羅城的城門在攻城車的撞擊下直接倒下。
霍征騰空而起,一個健步落到了城門之前,直沖進城中,隨即,一道清冷的聲音傳到了先鋒營軍士和城內守軍的耳中。              
“先鋒營聽令!天羅城...一個降卒都不留!”                      
屠殺.....開始了!    
天武先鋒營所剩兵士不足三千,八千人以損傷五千的代價拿下了天羅城。
聯軍守將雙手捧起自己的上將佩劍,走到霍征面前。            
“將軍,我是天羅城守軍的上將.現在我領本部所剩將士向貴軍投降,還望將軍遵守王朝定下的號令,善待我們。”            
霍征掃了一眼那將軍的鎧甲樣式和佩劍,緩緩說道          
“你們是明月國的軍隊?”說罷,不等那將軍言語便繼續說“大周天子確實在立朝之初定下規矩,各諸侯國之戰不得斬殺降卒,不得禍害平民。但....我和我的弟兄們都未曾見到你們投降啊。”
霍征笑道“天羅城被破之時,所有守軍負隅頑抗,我部曾招降多次但于事無補,不得以滅殺了全城守軍。”
“你.....你是要....”聯軍守將聽完霍征的話,臉色突然一變說道“你要殺降?!”              
“我沒看到你們投降”霍征淡淡的說道“他們也沒看見。”            
“天武將士聽令!如先前所言,一個不留!”霍征說完后,轉身離去,身后一瞬便傳來慘叫聲。            
沒過多久,慘叫聲停了下來,一偏將走來問霍征道“將軍,解決了。現在我們要怎么辦?”
“打掃戰場,然后派人回稟大營,天羅城已經收復,大軍可以移駐天羅城了”
“此外,將城內所有的聯軍尸體給我悉數焚燒,決不可授人以柄。”
“末將領命!”            
天武大軍收到軍報后,很快便移軍到了天羅城,韓信霍去病得知是霍征領兵破了天羅城,喜上眉梢,特向天武君主魏霍征請功。      
“諸位愛卿,這是前線送來的軍報,”劉徹對著臣子們說道“我軍守住了煙羅城,收復了丟失的天羅城”          
“現在,據軍報所講,天璣軍出關作戰的兩次大戰其功皆是霍去病老將軍的長孫霍征所立,現在,兩位老將軍魏霍征請功,可寡人卻是犯了難,該賞賜他何物是好呢..”劉徹說道。
“啟稟我王,臣覺得,可封他一將軍,賜百金,命他少領些兵馬,微臣之見,不如就把天璣軍的先鋒營交付與他統領。”          
“也好,讓人把將軍鎧甲,佩劍,還有百金送到天羅城,告訴霍征,今日起由他執掌先鋒營!”            
..............      
天羅城,信使宣布完任命后,把盔甲和佩劍交給霍征“上將軍可是先鋒營最年輕的將軍啊,還望將軍能夠率領先鋒營,建立不世功勛。”          
“謝了,這盔甲和劍,霍征收下了,這金子.....勞煩先生走一遭,把他送到都城,送到凌將軍家人手中”霍征看著金子說道“我家世代為官為將,雖清廉為將,但也有些金銀細軟,況且我隨軍出征,也用不到這世俗之物。”      
“將軍重情重義,在下敬佩,這金子在下一定會親手送到凌氏府上。”      
“有勞先生了。”        
次日,天武軍帳。
“據斥候來報,聯軍調集了全部軍力,屯于離明月國邊境最近的青羅城,如我所料不錯,這是聯軍的佯動疑兵之計。
為的就是延緩我大軍收復失城,其一,青羅城靠近明月國,聯軍的補給會暢通無阻的送到前線,其二,我們一旦攻擊前面的兩座城,不論哪一城,聯軍都會最快速度支援。
如果我們想收復失城,就必須速戰速決,不然定是會被敵援打退甚至是包圍”李廣對韓信說道。          
韓信眉頭緊皺,一言不發。        
山雨欲來風滿樓!


  (http://www.gouemo.icu/book/78/78338/70406205.html)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www.gouemo.icu。手機版閱讀網址:m.23xsw.cc
捕鱼达人1破解版 大庆52麻将下载安装 广东闲来麻将所有版 英超联赛 闲来贵州麻将群微信号 中超联赛 95至尊棋牌游戏 陕西11选五5 网上家教做题赚钱 加拿大快乐8号是不是合法的 玩海王捕鱼充了十几万 大地棋牌唯一 天津11元5开奖结果 36选7复式投注 红中麻将技巧 手机篮球游戏 姚记棋牌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