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自九叔世界不朽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新的戰技(四千字)

第一百七十九章 新的戰技(四千字)


  “家主,災難已經來了該怎么辦?”

  事到臨頭,賀茂鬼助這個賀茂一族的族長還是有些擔當的。

  “事到如今,唯有一戰。但家族的種子還是要留下的。

  鈴木長老,勝矢和啟介這兩個家族的未來就交給你了,你們從家族的密道之中離開,你們離開之后我會親手摧毀密道的。

  水鏡長老,家族中的老弱婦孺就拜托您了,希望那個災難還有點人性!

  余下的長老們,召集統合家族所有戰斗力吧,今夜我們便聯合京都所有修行勢力,去會一會那位天災一般的家伙吧!”

  …………

  就在王禹靜靜體會精元之花盛開給他帶來的變化之時,京都周邊的修行勢力逐漸朝著王禹匯聚而來。

  諸多摸不清王禹此行何意的修行勢力前來之時并未帶有惡意。

  它們更多的是想要知道,到底是何方高人在京都周邊打破神人之限,邁出了由人至神的那一步。

  東洋四島的修行勢力終究遠不如華夏底蘊深厚,凝聚了三花的真人境修士在它們看來已經超脫了人的極限,向著神明開始蛻變。

  細想一下島國神話傳說中高天原下的那八百萬鬼神,也不是不能理解它們的目光短淺。

  同在一座城市修行多年,京都城外的諸多修行者,還是有一些最基本的默契的。

  譬如,知曉自己實力不足,許多實力低下的陰陽師、神官之流并未貿然的向著王禹所在之地趕來。

  它們自發的根據自家勢力所在位置,組建了十數個大大小小的團隊。

  自覺有了自保之力后,這些團隊才邁開步伐,向著王禹所在的方向趕去。

  在諸多臨時團隊趕路之時,在島國與土御門一族并列為陰陽師首領的賀茂家族,將其傳承千年的家族底蘊發揮的淋漓盡致。

  賀茂鬼助與賀茂家的宿老們四散出動,將它們今日所推演的星象所展示出的畫面,一一說與了諸多修行勢力聽。

  對于賀茂家根據星象所作出的推斷,成都周邊的修行勢力沒有一人敢提出質疑,賀茂家積攢千年的威信還是值得它們信賴的。

  在知曉,正在進行神人蛻變之人很有可能是敵人以后。

  陸陸續續匯聚在一起的諸多修行勢力全都面露嚴肅起來。

  一名神人有多強大,它們這些傳承久遠的修行勢力,又怎么可能不知道。

  明確這名正在進行蛻變的神人是敵人以后,早在諸多修行者之中的土御門拓倉突然感到一陣心悸。

  不知為何,他想到了一個前日才在北平城大鬧了一場的男人。

  “不應該,不應該啊!那個男人前日才在北平城里與家主大戰,兩地相隔萬里之遙,他無論如何也不會出現在京都之外才對?”

  雖然嘴里在給自己打著氣,但土御門拓蒼的那顆心卻怎么也靜不下來。

  若非京都周邊的修行勢力匯聚而成的集體已經將他裹挾,土御門拓倉都有一種掉頭逃跑的沖動了。

  也就現在整個修行隊伍因為臨時匯聚的原因,到處是亂糟糟的。

  不然的話,土御門拓蒼的不對勁早早就被人發現了。

  當整個京都九成以上的修行人士來到王禹所在之地時,看著個如神仙一般盤膝坐在空中看著它們的身影,它們中絕大多數人心中都打起了退堂鼓。

  一名能夠遇空的神人,除了壽命,幾乎與真正的神明沒有任何差別了。

  這樣的神人根本就不是他們這些普通修士所能夠抵擋的。

  若非有傳聞,領頭的賀茂一族族長——賀茂鬼助,也有可能踏足了神人之境,臨時匯聚而成的修士隊伍老早就有逃命之人出現了。

  看著眼前這個與星象顯示畫面中的‘天災’一模一樣的男人,賀茂鬼助不由自主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在他的占卜之中,就是這個天災般的男人,將整個京都化作了廢墟。

  無盡的血與火在這個男人手下誕生出現,整個京都的修行勢力被這個男人一網打盡。

  昔日繁華無比的京都在這個男人手中成為了一片廢墟。

  更重要的是,同為神人境的自己,在這個男人手中未能走過一招便被他擒了下來。

  在一番不知為何的詢問后,自己被這個男人輕輕松松的摘下了腦袋磨滅的魂魄。

  因為自己之死,整個賀茂一族自殺式的向這個天災般的男人發起了攻擊。

  結果,東洋傳承了上千年,與土御門一族并稱陰陽師源流的賀茂一族,在這個男人手中滅族了。

  北京都周邊九成修士盯著的王禹可沒有不好意思這種情緒出現。

  體會凝聚了精元之花帶來的改變之余,眼神很好的王宇將自己的目光盯向了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那個在茅山之上以八岐大蛇分神,讓他九死一生的東洋狗身上。

  凝聚精元之花后,萬界珠王禹的各項屬性發生了不小的變化。

  宿主:王禹

  元力:零+

  次級本源——陰德:三百二十絲

  修為:鍛體、真人(一花聚頂——神識三百丈)

  功法:形意拳(大成)+、洞玄真經(第二層)+

  技能:五行拳(圓滿)、形意十二形(圓滿)、掌心雷(九天神雷)+、天眼通第六層(陰陽眼——方圓百丈)+、天耳通第六層(方圓百丈)+、天足通第百層(縮地成寸三百丈)+、不滅星神體第六層+、神農百草經第六層+、三昧真火第六層+

  秘術:陰德秘法、靈寶度人經——三萬六千。

  武器:無

  萬界穿梭:零

  神識可探查周身方圓三百丈的王禹,警用神識輕輕一掃,就將那個東洋狗的底細全部查了出來。

  一名不過初入祭酒境的菜雞陰陽師罷了,當初若非它激發了那頭八岐大蛇的分神,自己殺他如殺狗一般。

  回想一下自己陰溝翻船時,瀕臨死亡邊緣時的那股無奈感,王禹決定,今夜余下的時間要好好炮制一下這頭東洋狗。

  茅山術里可不僅僅只有救人之術,各種折磨人魂魄,讓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法術茅山也多的是。

  畢竟,敗類這種東西每個勢力都會有一些的。

  不過,茅山的那些修士敗類個個都是人才,不比石堅那個老家伙差的那種哦!

  這些人才基于茅山術的基礎上研發出的邪惡之術,連王禹這個兩度跨入真人境的修士,回想起來都有些毛骨悚然。

  ‘熬油頂燈,永不超生’這一邪惡秘術與那些人才們研究出來的邪惡之術相比,連弟弟都算不上。

  將人的魂魄凝聚成燈芯,裝載進特制的長明燈之中燃燒千年,才是那些人才們的基本操作。

  在長明燈不熄滅的千年之內,那個被制作成燈芯的人,可是時時刻刻都要承受著火焰的煎熬。

  “賀茂一族家主,賀茂鬼助見過閣下。

  敢問閣下到底是何方神圣?今夜在京都之郊又是為何而來?”

  看著那個向自己發問的老年東洋狗,早年間學過東洋文的王禹并未入鄉隨俗地用東洋文回話。

  今夜,他可不是來做客的。

  入鄉隨俗什么的,可不適用于在這里。

  “我是來殺人的,阻我,爾等皆該死,放下武器乖乖聽令,我心情大好之下,未必不能留你們一條狗命。”底氣十足的王禹,說話可不客氣。

  面對王禹咄咄逼人的話,對面的東洋人自賀茂鬼助以下,無一人不面露憤怒。

  作為自遣唐使、遣宋使后裔發展而來的修士群體,在場的東洋修士們基本上都會一嘴流利的華夏官話,甚至出絕大部分華夏文字。

  所以,王禹嘴中的輕蔑之語他們聽的懂也理解的了。

  可就是因為聽得懂理解得了,所以它們才會感到如此憤怒。

  在近代,那個曾經高高在上的天朝上國,已經被它們大東洋給拉下了神壇,打入了塵泥之中。

  現如今,大東洋更是輕而易舉的將半個華夏納入了囊中,曾經的宗主國已經成為了它們大東洋的殖民地。

  華夏人在他們東洋人面前再也沒資格高高在上。

  以此類推,縱然這個華夏人是神人境界的存在,也沒資格如此輕視它們。

  甚至,在大軍的兵鋒之下,這個華夏神人若是不想和茅山一般,現在就應該低頭來奉承它們才對。

  “閣下雖然實力強大,但如此侮辱我等,也未免太過分了吧!

  我等雖然實力不如閣下,但齊心協力之下,只怕也能崩掉閣下滿嘴的牙。

  東洋四島之上如我等這般的修士還有很多,再不濟,我等甚至可以請求來自高天原的幫助。

  須佐之男冕下經過金陵那一役之后,實力已經有所恢復。

  你只是神人境的存在,而非是神明,甚至,就算你是神明,在須佐之男冕下手中也絕無可能掀起什么風浪。

  所以,閣下,我勸你善良。”

  看著一臉正氣攔在自己面前的那個老年東洋狗,王禹很是無語。

  拜托,你這頭老狗說話之前能不能不要目光閃閃爍爍的?

  只要自己沒瞎,怎么可能看不出你這條老狗底氣嚴重不足?

  話不投機半句多。

  看著面前這百十來位京都修士界支柱,王禹抬起右手伸出食指向它們勾了勾。

  這種明顯的蔑視舉動,只要是個人又怎么可能分辨不出是什么意思。

  盡管知道它們與王禹硬碰硬很有可能輸的一敗涂地,但根植于它們骨子里的自卑與自大,還是讓諸多東洋狗向王禹揮起了拳頭。

  “既然閣下如此不可理喻,那就別怪我等冒犯了,偉大的封印之鬼——后鬼,出來吧,北斗星封·鎮。”

  “酒吞童子在上,恭請您的駕臨。”

  “孤寂的雪女啊,讓你的冰雪封印人間吧!”

  “滑頭鬼發動幻術——百鬼夜行·抄。”

  “翼天狗聽我號令,用出你的最強絕技——散魂鐵爪。”

  …………

  見賀茂鬼助與王禹談判破裂,懷著對華夏人的看不起,諸多東洋狗修士對王禹悍然發起了攻勢。

  面對眼前諸多東洋狗豢養供奉的那些鬼神們發起的攻勢,不滅星神體更上一層樓的王禹無動于衷。

  看著那興奮的揮舞著一對血紅色鐵爪,卻連不滅星神體自主激發的護體罡氣都未擊穿的翼天狗,嫌棄它長得丑的王禹輕輕地吹出了一口氣。

  一道看起來普通的火焰自王禹口中迎風而長,瞬間將所謂的翼天狗點燃成一支大蠟燭。

  就在王禹口吐火焰,將翼天狗化為蠟燭的那一刻,天空之上對應北斗七星的方位,突然出現七道星光劃破天際向著王禹照射而來。

  剎那之間,七道星光便在王禹身上匯聚為一。

  在七道星光的照耀下,王禹正在進行的反擊動作停了下來。

  看著有封印之鬼美稱的后鬼居然真的以北斗封印術,將面前這個男人封印住了,召喚后鬼來此的賀茂鬼助有點不敢相信,自己居然改變了命運!

  對于賀茂鬼助此刻那豐富的內心活動,王禹無從得知。

  他之所以會停下反擊的動作,是因為在星光的照耀之下,不滅星神體這門道法發生了一些變化。

  作為一門練體功法,王禹一直以來都只注重不滅星神體在防御一道上的特性。

  可今日的星光附體,卻給王禹打開了一扇新的大門。

  寇可往,我亦可往。

  那頭封印之鬼能夠以另類手段勾連星辰使出封印之術,不滅星神體已經大成的王禹又為何不可?

  比起與諸天星辰親近的程度,那頭用了旁門手段才能勾連星辰的后鬼,與王禹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甚至,若是星光之力運用得當的話,他未必不能將星光之力也化作一種攻伐手段。

  想到,王禹便做到,將神識探入籠罩住自己的星光之中,王禹催動體內的真元,全力轉起了不滅星神體。

  冥冥之中,順著神識搭建的通道,王禹第一次感受到了滿天星辰的力量。

  遙遠、薄弱,卻又堂皇正大。

  借助還未消散的北斗封·鎮,王禹輕而易舉的引來了一道無主的星光。

  感受著手中那道星光時時刻刻都處在爆炸之中狀態,王禹皺了皺眉頭。

  這星光之力怎么跟后鬼引來的北斗星力有如此大的差距?

  有心試試看這道星光之力到底如何的王禹,一拳向前揮出。

  夾雜著星空之力的真元拳罡。瞬間將王禹面前的各種妖魔鬼怪撕成了碎片。

  


  (http://www.gouemo.icu/book/71/71166/496026684.html)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www.gouemo.icu。手機版閱讀網址:m.23xsw.cc
捕鱼达人1破解版 上证指数行情走势图 炒股最惨者真实的故事:亏掉100万后 一秒彩 二分彩技巧 东京快乐8技巧 江西快3软件下载 22选5开奖结果黑龙江 个人如何理财 时时彩软件计划害死人 天津11选5胆拖式 11选5手机版走势图下载 河北快三什么时候开始 福彩3d图谜第四版图 北京pk赛车计划稳赚 香港资料 单双中特 中国体育彩票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