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自九叔世界不朽 > 第一百八十章 富士山上(四千字)

第一百八十章 富士山上(四千字)


  看著造成的殺傷絲毫不比斬仙雷小的拳罡,王禹稍稍愣了一下。

  只怕,這才是不滅星神體真正的用法吧!

  駕馭星斗之力,可攻可守。

  明悟了不滅星神體起真正的使用方法以后,王禹就像得到了一個新玩具的孩童一般,歡喜的不能自已。

  相比較施展雷法與動用三昧真火,王禹更喜歡親手斃殺敵人。

  畢竟,往前數二十多年,他用的最多的可是家傳的形意拳。

  “雪飄人間。”

  一聲凄冷的聲音伴隨著鵝毛般的大雪出現在王禹面前。

  瞬息之間,身處盛夏時節的王禹便好似來到了雪國。

  “是雪女,是齊藤智裕大人的最強式神雪女。”

  “曾經齊藤智裕大人憑借著雪女的這一招雪飄人間,力敵過一位神人境的阿修羅。

  就算眼前這個家伙同為神人境的存在,也絕對會被雪飄人間困住的。”

  看著未曾反應過來就被漫天大雪包裹住的王禹,驚駭于王禹剛剛那一拳聲威的諸多東洋狗們這才找到一點自信。

  可為首的賀茂鬼助卻并不這么想,雪女作為東洋傳說中久負盛名的妖魔,其實力是毋庸置疑的。

  可連自己都能輕而易舉的破開雪女的雪飄人間,那個殺自己不用第二招的男人又怎么可能被雪飄人間困住。

  事實也確實如賀茂鬼助所想的一般,在諸多東洋狗們歡呼雀躍之時,一只由星光組成的大手自雪飄人間之中探出,如捏臭蟲一般,將飄蕩在雪域之外的雪女攝拿進了手中。

  輕輕一握,那個名為齊藤智裕的東洋狗便失去了自己最強大的手段。

  沒了雪女的掌控,那滿是鵝毛大雪的雪域自然也就崩潰不見了。

  這一幕讓所有的東洋狗都感到了絕望。

  上一刻它們還身處希望之中,這一刻絕望已經來到它們頭頂。

  捏死手中那只,遮擋了自己視線的冰雪屬性鬼怪以后。

  看著面前這些斗志全無的東洋狗們,王禹深感無趣。

  不是說東洋狗都堅韌的很嗎?

  面臨失敗以后,分分鐘就會切腹自盡的。

  怎么到現在都沒一個東洋狗切腹呢?

  難道,所謂的切腹自盡是東洋狗們自己吹出來的不成。

  王禹失望之余,也未曾忘記那些能給自己帶來陰德的鬼怪們。

  一套組合拳之下,那些幾乎塞滿了天空的鬼怪們,連逃跑都未曾來得及,就被王禹提著拳頭掃蕩一空。

  眼見自己等人召喚而來的鬼怪與式神就這么死光了,站在王宇對面的東洋狗們終于醒悟了。

  它們該逃走了。

  有些機靈鬼甚至在想到逃跑二字的那一刻,就已經抬起腿向著身后的京都狂奔而去。

  那些小勢力的散修可以不顧一切的逃跑,但背負了家族千年榮光的賀茂鬼助卻連一絲一毫逃走的念頭都沒有。

  當然了,這也和他是在場所有東洋人中實力最高之人有關。

  出頭的椽子先爛這句話可不是白說的。

  面前的這個男人或許不會計較那些實力低下者,但絕無可能放過自己這個同為神人境的修士。

  不過,它可以在這里死戰,賀茂一族卻未必非要全部折在這里。

  “諸君,聽我號令,皆四散逃命去吧!我來為諸君斷后。”

  看著一臉大義凜然向自己走來的真人境東洋狗,王禹感覺自己好像被看清了。

  雖然大家同為真人境修士,可誰給你的自信,讓你覺得自己可以糾纏住自己的。

  唱勇氣的那位嗎?

  真人境修士之間也是有天壤之別的好不好?

  看你氣息虛浮,腳步不穩的樣子,石堅那種用歪門邪道突破至真人境的家伙,只怕都能和你這頭東洋狗戰個不相上下。

  當然了,想歸想,王禹卻并未說出來。

  對于一個一只手就能拿下的廢柴,說那么多干嘛?

  看這個廢柴的樣子,它好像在東陽狗修士里挺有地位的,想必,高天原的入口在哪里,這頭東洋狗就算不知道,也應該有些線索吧!

  對于那些跑了兩三息,還未跑出自己神識籠罩范圍以內的東洋狗們,王禹神識勾連天地,按照它們個自實力層次,每人賞了它們一道赤炎雷或九玄雷。

  至于那個在茅山上擺了自己一刀的東洋狗,王禹特別照顧了它一下,針對它的雷霆只批暈不劈死。

  還沒好好折磨一下這頭東洋狗呢,王禹可舍不得讓它現在就去死。

  那些在雷霆之下僥幸未死的東洋狗,王禹也秉著寬容大度的心態放了它們一條生路。

  當然了,這所謂的生路有一個前提。

  那就是這些東洋狗們,能夠挺過王禹最后埋在它們身上的三昧真火種子,所帶來的烈焰燒灼。

  沒錯,作為一個講究人,王禹又怎么忍心讓這些僥幸自雷霆之下活下來的東洋狗們,與它們的戰友陰陽兩隔。

  至于這會不會誤殺好人,王禹表示:參與到戰爭之中的東陽狗里沒有一頭狗是無辜的。

  給那些四散而逃的東洋狗們判定一下刑罰以后,王禹左手向前一伸一探,便打破了那頭真人境的東洋狗諸多手段將其攝拿到了手中。

  “我知道你們這些有些地位的東洋狗基本上都會說華夏文,所以,請認真回答我的問題。

  你的回答讓我滿意的話,我可以放走你的魂魄,讓你轉世投胎。

  若是讓我不滿意的話,我茅山有諸多禁術可以讓你嘗試一下。”

  在王禹左手凝聚出的罡元大手之中掙扎不休的賀茂鬼助,聽清王禹的話以后,頹然的放棄了掙扎。

  它知道面前這個突然出現的男人是誰了。

  他是那個將帝國在華夏大地上的修行力量,幾乎全部毀滅了的魔鬼。

  那個連安倍晴明的十二式神都隨手斬殺了的恐怖存在。

  整個京都修行圈這兩天之所以會披麻戴孝,就是因為這個男人。

  知曉這個男人來自茅山的賀茂鬼助知道,這個男人剛剛的話并沒有半點虛假。

  作為一個傳承了千年的家族族長,賀茂鬼助知道很多別人難以知曉的東西。

  當年與安倍晴明互有勝負的邪術師蘆屋道滿,其一身術法便來源于華夏南方的一個宗派。

  根據家族考證,這個華夏南方的宗派很有可能便是茅山派。

  在東洋修士史中與葛葉之子安倍晴明相愛相殺了一輩子的蘆屋道滿,很有可能便是茅山棄徒。

  想想家族記載中蘆屋道滿的那些狠辣手段,縱然賀茂鬼助心智堅定也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看來你似乎聯想到了什么。別怕,我這個人其實很好說話的。

  真的,只要你滿足了我的要求我一定會說到做到,放你的魂魄去投胎轉世的。”

  聽聽,聽聽,王禹這人話說的多敞亮。

  那信誓旦旦的模樣,讓賀茂鬼助都差點信了他的邪,忘記了自己無論說還是不說都會面臨死亡。

  “那個,閣下。我們賀茂家的精銳力量,在您剛剛那雷霆之下,幾乎已經全部覆滅,如果可以的話您看我能不能再搶救一下。”

  雖然差點就信了王禹的邪,但人老成精的賀茂鬼助,還是想到了不對勁之處。

  環顧一下四周那些伏尸于地的家族宿老們,賀茂鬼助決定厚著臉皮看看能不能,在這位看起來很好說話的華夏人手中自救一把。

  聽到能不能再搶救一下這幾個字,王禹差點沒被眼前這個老小子逗笑出來。

  你當我是醫生啊?還再搶救一下。你怎么不說讓我就此退出東洋四島呢?搞笑也不分分場合,這么大年紀算是白活了。

  “對不起,對于你的這個請求我拒絕。如果你覺得不爽的話,可以選擇拒絕回答,我很想嘗試一下茅山流傳下來的那諸多禁術中,被視為禁忌的搜神之法。”

  面對王禹毫不留情的拒絕,賀茂鬼助的臉色一下就難看了起來。

  生死之間有大恐怖這句話可不是說著玩兒的。

  不過,兩權相害取其輕,在搜神之法的威脅下,賀茂鬼助還是想要聽一聽王禹到底準備問自己什么問題。

  然后在考慮到底要不要將自己所知道的答案告知于他,換取自己靈魂投胎轉世的機會。

  “閣下說笑了,我怎么敢拒絕閣下的好意,還請閣下將問題示出,再下必定竭盡所能的幫助閣下,將正確的答案告知于您。”

  “聰明人總是會做聰明事,好小子,我很看好你哦,希望你下輩子不會再投胎到這里當一條狗。

  你是修士,真人境的修士,想必對于高天原這處地方,你不會陌生吧!

  告訴我高天原的入口在哪?目前居住在高天原的鬼神又有哪些?它們的實力分別處在什么層次?”

  聽完了王禹的三個問題以后,賀茂鬼助滿臉不可思議的看向了王禹:“你想上高天原褻瀆神明!

  哈,哈哈哈,居然有人想要上高天原褻瀆神明!

  閣下,我在比良坡前等著你的到來,不對,褻瀆神明之人又怎么可能去比良坡投胎轉世。”

  望著喃喃自語,跟失了智一樣的賀茂鬼助,王禹并沒有責怪它。

  作為一個目光短淺東洋狗,這個家伙認為神明不可褻瀆是很正常的。

  畢竟,就連華夏人也是到了近代才在那位偉人的帶領下,打破了心中之神。

  王禹懷疑,自個要是告訴手中的這個老小子,自己上高天原的最終目的,是準備像殺他一般將整個高天原血洗一遍,這個老小子只怕能樂瘋過去。

  畢竟,在這個老小子的認知之中所謂的神明是強大無匹的,自己去高天原純粹就是在送菜。

  “閣下,高天原就在富士山上的神界之中,那頭被封在富士山中的八岐大蛇就是通往高天原神界的鑰匙。

  只要你能取得那頭八岐大蛇的同意,它便會打開高天原在人世間的大門。

  八岐大蛇的一身蠻力雖然可以媲美上位神明,但終究它的智商終究是有缺陷的。

  對于閣下您來說,一頭不在完全狀態下的上位神明,只怕殺之不難吧!

  如此,天照大神統領著八百萬鬼神在高天原內那等著你呢。

  快去吧!快讓天照大神來審判你這個魔鬼吧!

  你雖然在神人境中已經橫掃無敵,乃至,可以力壓所有的下位神明,甚至,媲美一些中位神明。

  但在至高三神的神威之下,你必將迎來自己生命的終結。”

  賀茂鬼助這個老小子滿懷期待的目光,讓王禹很是不滿。

  雖然他能理解一個人將死之時那股子瘋癲勁道,但這并不代表瘋癲狀態中的賀茂鬼助借著發癲的機會,明里暗里諷刺自己。

  “你們所謂的至高三神,都要靠著血食祭祀,才能維持勉強的清醒了,一身實力有沒有全盛之時的十分之一都很難說。

  而剛剛收割了你們以后,如無意外,我馬上就可以再次大幅度提升自己的實力了。

  到時候,指不定我會怎么狂虐你嘴中那些至高無上的神明呢,不過你是沒機會看到那一天了。”

  自賀茂鬼助口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以后,王禹隨手將左手上的這個老小子捏成了一團肉泥。

  信守承諾的王禹,真的放任了賀茂鬼助的魂魄去投胎轉世。

  完成了自己來京都的一個目標以后,王禹將目光放在了另外一個目標之上。

  他已經想好了怎么對待那頭擺了他一刀的東洋狗了。

  富士山下的那頭成熟期相柳——八岐大蛇,被封印了這么多年下來只怕連頓飽飯都沒吃過。

  即將送它歸西的王禹覺得,在這頭蠻荒巨獸歸西之前,怎么著也該給它嘗嘗肉味。

  至于這頭蠻荒巨獸,對它臨死前的最后一餐只能塞牙縫會不會感到不滿,那就不在王禹的考慮范圍之內了。

  好心給你吃肉,你還挑三揀四的,你不死誰死?

  以真元凝聚的大手攝拿住那頭擺了自己一刀的東洋狗,王禹御風向著富士山趕去。

  四更時分,踏足富士山山頂的王禹,瞪大了雙眼看向了山頂上的天池。

  天眼通已經修至第六層的他,此刻可以輕易看穿陰陽兩界。

  在王禹的雙眼之中,這富士山頂的天池可不僅僅只是一個普通湖泊。

  在這天池平靜的湖面之下,一頭沉浸在熔巖之下的八首大蛇正在呼呼大睡呢!

  


  (http://www.gouemo.icu/book/71/71166/496026630.html)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www.gouemo.icu。手機版閱讀網址:m.23xsw.cc
捕鱼达人1破解版 捕鱼游戏通用秒杀器 单机免费打麻将单机版 四川金7乐2019走势图表 股票指数怎么计算的 四方河南麻将手机版 全年精准半波中特 福建36选7计划 管家婆四不像平特一肖 516棋牌游戏手机版 彩金街机捕鱼红包 福建36选7开奖 平特一肖啥意思 北京赛车开奖数据 彩吧彩报第四版 辽宁乐透35选7开奖 管家婆马报图今晚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