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自九叔世界不朽 > 第一百八十一章 高天原下(四千字)

第一百八十一章 高天原下(四千字)


  看著被封印在湖面下那異度空間之內的八岐大蛇,王禹有些躍躍欲試。

  對于東洋狗的那些神明實力構成王禹已經有了一個初步的判斷:初入真人境的修士因該等同于東洋下位神明,真人境圓滿的修士相當于東洋的中位神明,真君層次的高手可以媲美上位神明。

  這頭八岐大蛇,在戰斗力方面而言,應該有著真君層次的水準。

  雖然王禹對于自己一身本事很是自信,有把握憑借著一身神通、道法逆伐真君層次的修士、鬼神。

  但想想踏入高天原后有可能迎來的圍毆場面,決定還是先拿這頭八岐大蛇試試自己的水準到底處在什么層次。

  若是能夠輕易的正面碾壓這頭八岐大蛇,就直接以目前的狀態將整個高天原血洗一遍。

  若現在獨戰這頭八岐大蛇都有些吃力,那就動用身上存留的那些陰德,自己的一身道行再往前推進數步。

  雖然目前的道行進境連他自己都感到有些夸張與恐怖,但是,如果能平掉整個島國的神話體系,王禹還是愿意嘗試一下的。

  畢竟,在他原本的世界中,他的祖籍可是金陵。

  就在王禹準備將手中的誘餌拋出之時,神識之中探查到的一抹氣息他停下了手中的動作。

  抬首看向山腰一處不起眼的地方,王禹在那片地方上空凝聚出了一道九玄雷的雷印,表達了自己的態度。

  “從北平城追到這富士山上,您老人家未免也太閑得慌了吧!希望你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不然的話,攘外之前,我必先安內。”

  看著山腰那處不起眼的地方王禹的面色十分難看,張老道有些過界了,真當他是泥捏的不成?

  本來空無一人的山腰之處,在王禹話音落下以后,一道鶴發童顏的人突然出現在那里。

  非是旁人,正是在東來順中與王禹不歡而散的張老道。

  “小友多慮了,對于貧道為何會在這里貧道可以做出合理的解釋。

  沒想到短短數日未見小友居然已經凝結出精元之花,若是再給小友你一段時間,炁氣之花與神識之花這兩道關卡只怕也難不住小友。”

  面對一言不合就準備直接開戰的王禹,人老成精的張老道笑容以對。

  作為一個老江湖,他知道曾經的王禹為什么會對他三次避讓。

  拳頭不如他大,是最主要的原因。

  現如今,他困守三花聚頂,在真人境巔峰數十年不得寸進,王禹卻憑借著一生高卓的神通、道法有了逆伐真君的可能。

  形勢早已經調轉了過來,若他還繼續像以往那般,在王禹面前拿捏架勢,王禹是真有可能先拿他開刀的。

  輕飄飄的踏出數步,張老道便來到了富士山山頂,舔著臉,張老道繼續笑瞇瞇的道:“小友,此行我若要與你為難的話,在北平城之時我就該出手了,哪里還會讓小友你踏足這東洋四島。

  今日,我之所以會隨在小友你身后來到此地,也是為了一解心中疑惑。

  自劉基劉伯溫斬龍之后,末法時代的來臨已經不可避免。

  可未曾張開眼看世界之時,貧道一直都摸不清楚,這末法之世到底只是針對我華夏大地的,還是針對整個世界的。

  我華夏神系,天庭眾仙神已經失蹤,地府現如今只有幾名判官帶著一些鬼差在勉力支撐陰陽輪回。

  曾經遍布三山五岳的山神土地如今大多已經寂滅,就連我道門各脈所尊奉的祖師爺們,也逐漸開始沒了回應。

  沒有摸清楚這些蠻夷之地神系存亡的情況下,貧道只得謹慎一些不敢隨意出手。

  可經由小友你這么一鬧騰,貧道心中也有了一些猜測,我華夏大地迎來了末法之世不假,但這些蠻夷之地的仙神們,只怕比我華夏大地上的仙神們還要凄慘。”

  對于張老道說的話,王禹信。

  但他只信其中一部分,張老道這個老家伙還挺會往自己臉上貼金的,他們嗣漢天師府一直以來不都和孔家一樣,誰強跪誰嗎?

  亂世之時,嗣漢天師府也就不負他們麾下租種他們土地的佃農。

  有誰什么時候見到過他們玩過道士下山這一出?

  “這么說,老天師你以前之所以會阻隔我出手,還是在為大局考慮嘍!”

  面對王禹的調侃,張老道不為所動,都快要兩百歲的人了,他還有什么看不開的:“過譽了,話歸正題。

  金陵大慘案之時貧道雖然遠在龍虎山閉關未能及時趕至金陵,但對于那位在金陵被金青小友等人狙擊,只得一閃而逝的東洋神明,貧道還是探知到了一些東西的。

  那位東洋神明全盛之時,一身實力絕對穩穩的站在了真君境界。

  在金陵之時,那位神明應該才剛剛在沉眠之中蘇醒,表露出來的實力僅有真人境。

  所以,在祂吸納血食之時才被金青小友等人抓住機會,拼命一擊將祂趕回了東洋。

  不過,雖然祂沒能吸納了金陵那三十萬老弱婦孺的一切,從而恢復至全盛時期。

  但我懷疑,戰場不止我華夏一處的東洋人,應該在其他地方屠殺了同樣數量的生命,助其恢復了實力。

  雖然蠻夷的神明實力普遍要比我華夏仙神弱上一些,但千年以降的歲月之中,有些天資強悍的神明會把這種差距拉平。

  所以,小友你若是真的踏上了東洋人的神界,那么必然會面對一尊真君層次的神明。

  若是沒有絕對的把握,貧道勸小友你多多考慮一下。

  另外,若是可以的話,難道想跟在小友你身后,去這東洋人的神界之中看一看,探查一下這些東洋神明的狀態。

  我懷疑,這些東洋神明中的佼佼者只怕已經不在這方世界了。

  如果真的有這方面線索的話貧道愿意出手襄助小友,將這東洋神界給踏平破滅。”

  “然后,你和我共同參悟這些鬼怪破開世界之法,于這末法之世白日飛升?”看著長得一般般,想的卻很美的張老道,王禹有種打開他的腦殼,看看他腦袋里到底在想什么的沖動。

  風險我來承擔,收獲你來參一腳,張老道你這是拿我當傻子嗎?

  明白的張老道來意的王禹,沒心思跟這個家伙再繼續扯下去。

  高天原,他要踏平,但張老道別想借機從他手里得到任何好處。

  念頭一動,一直掛在空中未曾散去的九玄雷雷印,當即引來一道九玄雷向張老道劈了下去。

  若張老道識相,便該在這九玄雷之下乖乖退去,若是張老道不識相,那么王禹為了安內,將會把九玄雷的雷印換作斬仙雷的雷印。

  同為真人境的修士,王禹大致能夠猜到張老道的極限在那里。

  縱然有天師府作為靠山,七八道斬仙雷劈下,張老道也得撲街。

  面對王禹不聲不響就劈下的九玄雷,眼睫毛都空了的張老道那還能不知道王禹的意思。

  不過,為了不在數年之后化作一捧黃土,他這位曾經的天師所能付出的東西遠超王禹想象。

  凝聚真元在手,張老道伸手將朝著他劈來的九玄雷向一旁一引,本來劈向張老道的九玄雷便被改變了軌跡,轟的一聲,劈中了富士山山頂的天池。

  洶涌的雷霆與沸騰的天池將被封在天池之下的八岐大蛇驚醒了。

  在熔巖之中呼呼大睡的八岐大蛇,晃了晃它那八個丑陋猙獰的腦袋,猛地仰天長嘯起來。

  這等蠻荒巨獸的吼叫聲,就連設在富士山天池中的封印都無法阻擋。

  站在天池邊上的王禹縱然在雷霆被改變行進軌跡的那一刻,就已經做好了與八岐大蛇一戰的準備,卻也被這驚天動地的吼叫聲震的耳朵有些發癢。

  張老道的不識趣徹底惹怒了王禹,本想給華夏修行界留下一點保障的王禹此刻也不在心慈手軟。

  瞬息之間,十來道斬仙雷的雷印,便將整個富士山山頂包圍了起來。

  如此大面積的覆蓋打擊之下就算張老道有神鬼莫測的速度,也會被其中某一道斬仙雷糾纏住,繼而被自己集火然后飲恨當場。

  面對如此攻勢,有心想要出言為自己剛剛的舉動辯解一下的張老道滿臉苦澀。

  知道王禹對自己動了殺心的張老道,不敢賭自己接了一道斬仙雷以后還能不能獲得說話的機會。

  所以,他決定以親身表現來向王禹證明他的決心,以及,王禹真的誤會他剛剛的意思了。

  一頭扎進被八岐大蛇的吼叫聲震的波浪滔天的天池,張老道連避水的法訣都未曾掐上一個,就徑直以嗣漢天師府的強勁手段破開了天池下的封印,朝著八岐大蛇存身之地殺將而去。

  看清張老道的舉動以后,王禹能不知道這個老家伙是在向自己交投名狀呢。

  不過,心情不爽的王禹可沒心思帶著張老道殺進高天原,去探查一個究竟。

  有著萬界珠在手的他,跟張老道可不是一路人。

  這方世界前路已絕,他大不了花費一點元力去下一個世界就是。

  神識撥動雷印,本來籠罩了整個富士山山頂的十來道斬仙雷,在爆發之前,攻擊的方向被王禹全部集中到了山頂的天池。

  比剛剛八岐大蛇的吼叫聲還要響亮的雷鳴聲,接替了八岐大蛇的吼叫聲響徹了的方圓數十里。

  耀眼的藍白色光焰讓富士山山頂變得不可直視。

  才跨入封印之地,還未來得及適應熔巖上空溫度與環境的張老道感受著來自頭頂的死亡危機,心里破天荒的開始直罵娘。

  王禹這個小家伙真是太不講究了,明明他都愿意以八岐大蛇這頭蠻荒巨獸作為投名狀了,這個小家伙居然還要趕盡殺絕!

  雖然心中在直罵娘,但經驗豐富的張老道卻早已經從心的做出了應對反應。

  意念一動,他便已經化作了一團煙霧消失在了原地,當他的身形再度出現之時,他已經來到了八岐大蛇的蛇腹之下。

  剛一凝實身形,他便一頭扎進了正在沸騰翻滾的熔巖之中。

  不愧是穩坐了數十年天下第一人的修士,這應激反應絕對過硬。

  面對十道斬仙雷的一個集火攻擊,張老道很清楚,自己若是硬扛的話,就算能扛下來不死也得殘。

  但是,如果在自己面前加一道保障。

  一道體型龐大實力也不弱的保障,那頭憑借著并不精純的相柳血脈,在攻擊力上面已經不下于真君的八岐大蛇。

  那么,他很有可能只需要付出輕傷的代價,便可以安然度過這次危機。

  張老道聰明不假,可那八岐大蛇也不是真的蠢貨。

  感受到來自頭頂的死亡氣息以后,剛剛還叫囂著向世界宣揚自己的八岐大蛇,也準備把自己縮進熔巖之下當一回縮頭烏龜。

  可跟體型一般容易移動的張老道不同,任意一個頭顱都能跟集裝箱有一拼的八岐大蛇,還未來得及下沉自己的身體,那十來道斬仙雷就已經劈中了它。

  縱然有著相柳血脈的八岐大蛇皮糙肉厚到常人難以想象,但在敢夸口能斬下仙神的斬仙雷面前,它那引以為傲的鱗甲防御就是個弟中弟。

  斬仙雷的雷柱剛一接觸到八岐大蛇的鱗甲,八岐大蛇那刀槍不入水火不侵的鱗甲就被雷柱給生生的擊穿了。

  鱗甲之下,八岐大蛇身上那鮮紅色的皮肉、暗紅色的毒血更是不堪一擊。

  瞬息之間,這兩樣東西便焦炭化、乃至氣化。

  躲避不及的八岐大蛇那本來猙獰丑陋的八顆蛇頭,在斬仙雷的雷霆之中,有三顆頭顱被雷霆直接貫穿,轟擊至點滴不剩,有兩顆頭顱被斬仙雷劈的只剩下一半。

  余下的三顆頭顱在前五顆頭顱的護佑下,雖然也受到了不輕的傷勢,但終究還是挺過來了。

  拖著東缺胳膊西缺腿的殘缺身體,八岐大蛇抑郁了。

  它傳承自相柳血脈的戰斗本能還沒用呢?

  它八顆頭顱所對應的八項屬性也還沒綻放出屬于自己的光彩呢?

  在拖著殘軀逃出封印與王禹一戰,以及想辦法偷偷開溜之間。

  八岐大蛇還算靈活的腦袋做出了選擇……

  


  (http://www.gouemo.icu/book/71/71166/496026541.html)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www.gouemo.icu。手機版閱讀網址:m.23xsw.cc
捕鱼达人1破解版 电子app制作 上证50会不会超过上证指数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查询 旺旺高手论坛51538 家庭理财 十一选五的走势图吉林 极速赛车平台 深圳风采2011090 安徽快三网上投注 浙江体彩20选5开 pk10免费计划预测软件 吉林十一选五任五中奖攻略 中国股市宏观分析 贵州快三昨天开奖号 同花顺官网 北京快乐8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