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真武世界 > 第三百零四章 強者云集(二合一)

第三百零四章 強者云集(二合一)


        易云回太阿神城的消息,在短短半天內,傳遍了太阿神城。

        新人對易云這個名字沒什么概念,可是對二年試煉者,特別對易云的仇人而言。

        這個名字,可是刻骨銘心!

        “這家伙,竟然沒死!”

        此時,在一個小院中,聚集著幾個臉色陰沉的人。

        三個人坐在椅子上,他們分別是李弘、楊定坤、楊岳峰。

        楊定坤和楊岳峰是兩兄弟,都來自于楚王府,楊定坤趁易云和李弘比斗的時候跟易云打賭,結果大輸一筆,法則真解都輸了,被家族責罰。

        而楊岳峰在自己最自豪的荒天術領域,被易云把臉皮都撕下來了。

        不過,最恨易云的卻不是這幾個人,此時在小院的角落里站著的一個全身傷疤,少了一條胳膊的陰鷙青年。

        他是楊浩然。

        十個月前,在落星淵寒潭,他突然被一群沖過來的怪魚圍攻,全身撕咬得血肉模糊,那真是一塊塊的肉,硬生生的從身上撕下來!

        想想那經歷,簡直是噩夢!

        他憑著一口不甘死去的怒火,艱難的沖出了寒潭,最后活下來了。

        可逃離虎口的他,整個人表面皮肉全都沒了,只剩下血淋淋的殘缺肌肉,慘不忍睹!

        他的一條手臂,也被一條大魚硬生生的撕了下來。

        缺掉一只手臂,是楊浩然最大的痛苦,武者習武,怎能肢體不全?

        能讓手臂重生的天材地寶不是沒有,然而極為昂貴,即便是他們楊家,也很難弄到。

        而且就算弄到了,重生的手臂,也只是凡人的手臂,需要重新錘煉。

        這其中的艱難和痛苦。可想而知!

        楊浩然恨,恨那怪魚,恨這一切!

        原本,楊浩然被咬得太慘了。禍從天降,痛苦的他根本沒有去想自己為什么突然被怪魚襲擊。

        然而傷好之后,他回想那可怕的噩夢,卻想起那天在水里,他先是聽到一聲爆響。而后,他看到了元氣的光芒。

        在這光芒之中,有一支箭矢向自己飛來,那箭矢之上,還附著一些綠色的東西,像是草葉。

        箭矢并沒有射向他,而是從他身邊不遠處錯了過去,可是緊隨箭矢而來的,就是那些可怕的怪魚!

        楊浩然回想當時的情景,他越來越篤定生了什么事情。有元氣的波動,肯定是武者,而不是荒獸。

        那箭矢上的草葉,楊浩然也慢慢的記起來了,那是他曾經使用過的誘獸草!

        一下子,楊浩然想通了。

        怪魚是別人故意禍水東引,故意殘害自己,至于箭矢……

        那一群人中,只有易云用弓箭!

        楊浩然的怒火,在那時候就在醞釀。他要易云血債血償!

        然而易云之后便失蹤了,甚至可能已經死在了落星淵,這讓楊浩然的怒火稍稍減輕。

        這算易云自食其果了。

        雖然沒能親手報仇,讓楊浩然不甘心。可是如果易云要是真的回來,楊浩然也拿易云沒辦法。

        他沒有證據,就算有證據也不可能控訴易云,因為之前先是楊浩然引來了變異三眼蜘蛛。

        而實際上,因為這個,楊浩然正承受楚小冉所在的鎮國公家族。和囚牛所在的隱世家族帶來的巨大壓力。

        楊家雖然有皇室血脈,可是同時面對兩個大世家,也有些頂不住,加上楊浩然身體殘疾,他甚至有被家族放棄的趨勢。

        這讓楊浩然陷入了極度痛苦的境地。

        這幾個月來,楊浩然自顧不暇,已經沒有精力去考慮如何對易云實施報復了。

        幸好,隨著時間的推移,易云死掉的可能性越來越大。

        然而……偏偏今天,易云回來了!

        而且他除了狼狽了一點外,什么損傷都沒有!

        可是反觀自己,就像是一條斷了腿的喪家犬!

        如此對比,讓楊浩然直欲抓狂!

        “浩然,別沖動……”

        楊岳峰拍了拍楊浩然的肩膀。

        楊浩然身體殘疾之后,就有些癲狂和不正常,楊岳峰是所有人中資格最長,這些人也隱隱的以楊岳峰為。

        “諸位,我們都算是一個陣營里的了,這次易云回來,不知道實力增長了多少,他日后如果成長起來,這太阿神城,就真的沒有我們的容身之地了。”

        太阿神城的天才培養策略,類似于養蠱,這里不管什么東西,都要競爭,很多試煉者,就是為了抵抗這種競爭壓力,才抱起團來,組成幫會。

        他們跟易云已經是死敵,等易云成長起來,甚至位居天地榜前列的時候,他們的日子就不好過了。

        李弘道:“易云已經去跟長老匯報了,聽說他自己描述,他是被困在一個地方,困了十個月,所以一直沒有回來……”

        “困了十個月?嘿……看他回來的樣子,也多半是經歷了一場大難,這小畜生倒是命硬,他這次肯定會沖地榜,我們先看看,他能沖到什么名次,再決定日后該如何應對。”

        “地榜……”楊定坤咬牙切齒,“他如果敢來挑戰我就好了,可惜……”

        在上一屆弟子走后,楊定坤的地榜排名,已經進入了前四十。

        這個排名,對二年試煉者而言,還是極為遙遠的,像囚牛、楚小冉,他們的排名也就是七百到九百名而已。

        在楊定坤看來,易云想挑戰地榜前一百還差得遠,這也注定他沒有機會跟易云交手了。

        ……

        “臭小子,你這十個月死哪兒去了!”

        在中央神塔,蒼顏捏著易云的頭,“呵!小子長高了啊。”

        蒼顏身材矮小,現在他反而比易云矮了幾分。

        易云有些無奈,他已經聽這蒼老頭嘮叨半天了。

        關于火獄的解釋,易云可不敢說自己進入了火獄最深層。

        那個地方純陽之氣太濃郁了,易云是憑借紫晶分開純陽之火,才能深入,否則就算圣賢進入,也是要消耗大量元氣。

        易云只好說自己被吸入一片未知空間中。如此才能解釋他的身份銘牌為何會失去聯系。

        這激起了蒼顏的興趣,他已經打算好了,過些日子他跟劍歌組隊,再探一探火獄。

        這讓易云有些頭疼。他覺得坑了這個老頭,那所謂的“未知空間”,他是絕對找不到的。

        蒼顏還問了很多關于這“未知空間”的問題,易云給了一些含糊其辭的描述。

        這種地方原本就虛無縹緲,以易云的修為。說不清它的存在,那也是正常。蒼顏自然不會因為一點點懷疑,就去逼問易云什么。

        “怎么樣啊,什么時候沖沖地榜,看看你這十個月修煉成果如何?”蒼顏很想看看易云現在什么實力。

        “我暫時不想沖地榜。”

        “不沖地榜?你要干嘛?”蒼顏捏著胡子,有些不滿。

        “我打算去一趟劍墓。”

        “劍墓!?”蒼顏眼睛一瞪,“你刀墓不是悟得挺好么?干嘛去劍墓?”

        蒼顏簡直無語了,這易云,真是不能讓人省心。

        刀墓他還沒悟透呢,又惦記著劍墓。“你小子什么瘋,你該不會想著棄刀換劍吧,或者……你想刀劍同修?”

        想到這里,蒼顏真的想撬開易云的腦袋,看看這小子都在想什么亂七八糟的。

        習武之人,一生能研究透一件兵器,已經了不得了。

        同修兩件兵器,那真是腦袋進水了,根本出力不討好。

        太阿神國自古圣賢,都沒有這么干的。當然,有人兼修弓或者暗器,這倒是正常,一般弓和暗器只是輔助。用于遠程攻擊,關鍵時候,能揮奇效。

        “我只是想看看,能不能從劍墓得到一些啟。”易云含糊其辭的說道。

        然而即便易云如此解釋,蒼顏卻依舊沉著臉,“小子。上次讓你選圖騰秘法,你給老子選了萬獸圖錄,現在萬獸圖錄八字還沒一撇,你不考慮老老實實的換一套靠譜點的圖騰秘法,又給老子惦記著劍墓,你真是能耐了!”

        蒼顏也是擔心易云學得太多太雜,而且又太深奧,最后白白浪費了時間。

        然而無論蒼顏怎么說,易云卻一口咬定,就是去劍墓,這能增加他的見識,從而得到一些啟。

        最后,蒼顏終于拗不過易云,惡狠狠的撂下一番話:“好!我就讓你進劍墓一次!但是我丑話說在前頭,你從劍墓出來之后,就給我去沖地榜,你要是進不了前五百,不對!前四百!不!三百!你要是進不了前三百,就老老實實給我單修刀法,再重選一套圖騰秘法,日后少給老子想這想那的!”

        蒼顏氣哼哼的說道,他看出來了,易云的修為還是紫血巔峰,比楚小冉、囚牛都差了一點。

        就算易云天賦比楚小冉和囚牛好,實力過囚牛和楚小冉的總和,那他沖到五百多名也頂天了。

        要知道,能排在地榜前五百的,基本都是元基境初期頂峰的試煉者,紫血到元基,可是一個大境界的差距,紫血巔峰,跟元基境初期頂峰的人戰斗,難度可想而知。

        不過五百多名還不夠。

        蒼顏怕易云有什么奇遇,一下子沖進四百名,那就又讓這小子得瑟了。

        所以蒼顏故意定下前三百的目標,就是為了打消易云一些不切實際的想法,避免他好高騖遠。

        蒼顏沒想到,對自己故意刁難提出的目標,易云竟然一口答應下來,“好!”

        “呃?”蒼顏原本還以為易云會跳腳,沒想到他直接就答應了。

        這小子,這么自信?

        蒼顏有些傻眼,旋即他哼哼了兩聲,嘴角泛起不懷好意的笑容。

        這小子還不知道地榜前三百是什么實力吧,在他,可是有很多元基境中期的試煉者,也進不了前三百的,輕敵自大,有你苦吃的!

        蒼顏這樣想著,覺得很靠譜,讓易云受點挫折是好事,省得他天天以為自己什么都行了。

        ……

        距太阿神城城主的壽宴,越來越近了。

        這天下午。太阿神城上方,飛來一艘巨型浮空飛舟,這飛舟體長兩百丈,通體披覆著黑色鱗甲。就像是一頭巨大的空中怪獸。

        它掠過太阿神城的時候,投下巨大的陰影。

        這是……

        太阿神城的試煉者,仰頭看向這艘飛舟,都有些懵,那飛舟并非太阿神城的制式飛舟。而且也比制式飛舟要大得多。

        面對這空中怪物,很多人情不自禁的生出一種敬畏和渺小之感。

        有人注意到,在這巨大飛舟的側面,紋刻了一個奇異的標志,那像是是一團陰云,云中有一條飛騰的黑龍。

        “云龍神國!”

        看到這標志,有一些見多識廣的人震驚的說道。

        云龍神國,與太阿神國接壤,太阿神國在東,云龍神國在西。兩個國家共同的北方邊界,便是那廣闊無盡的神荒。

        無論比國力,還是比底蘊、面積、人口,云龍神國都跟太阿神國是伯仲之間。

        兩個大國湊在一起,難免會因為資源、土地等諸多原因,而生爭斗,可是在神荒的威脅下,兩個國家又不得不保持和睦,至少不敢生大規模戰爭,如此才能抵抗神荒偶爾爆的大規模獸潮。

        所以云龍神國跟太阿神國。可以說是競爭與合作共存的關系。

        人們沒想到,云龍神國的巨型飛舟,竟然會飛臨太阿神城。

        這飛舟,肯定是云龍神國的皇家飛舟。云龍神國的使者出現在太阿神城,出動這樣的飛舟,也是彰顯國力,同時也意味著,坐在飛舟上的人,一定是云龍神國的大人物!

        “云龍神國跟太阿神城的距離可不短。他們的使者來太阿神城做什么?”有人下意識的說道。

        “嗯?難道是為了城主大人的壽宴!”

        一個人靈光一閃,人們一聽,紛紛覺得可能。

        應該是這樣了,最近太阿神城的大事,也就是城主壽宴了。

        “奇怪了,云龍神國跟我太阿神國關系不怎么樣啊,城主大人壽宴,他們竟然也派使臣來拜壽么?”

        一些有心人,察覺到一絲不太對的地方……

        此時,在這巨型飛舟之上,一間裝飾奢華的大廳之中。

        一個身穿黃袍的胖子,手持一條一米多長的烤荒獸腿,正大口撕咬著,這瘦腿烤得半生不熟,還帶著殷紅的血絲。

        黃衣胖子一邊用嘴撕扯著獸肉,一邊居高臨下的俯視舷窗外一群議論紛紛的太阿神城試煉者們。

        在他的角度看來,下方那熙熙攘攘的人群,都如同他踩在腳下的螻蟻一般。

        “這就是太阿神城的試煉者么!我看也不怎么樣啊。”

        黃衣胖子傻嘿嘿的一笑,伸出長得過分的舌頭,舔了舔嘴角沾著的荒獸血絲,眼中閃過一絲捉狹和玩味。

        在這黃衣胖子的身后,是一個身穿紫色華貴宮裝,仿佛公主一般的少女。

        她手里拿著一只高腳琉璃酒杯,輕輕品著酒杯里鮮紅的液體,嘴角泛起一絲迷人的笑容,“神荒陛下說過,這太阿神城在太阿神國的地位,跟我們云龍七十二塔在云龍神國的地位相當,你不要太輕視他們了。”

        “哈哈,隨意啦,反正這次咱們是跟著來祝壽的,又不是來打架的,當然,如果必要的話,見識一下他們的本事也是基本的禮節。”

        黃衣胖子一副隨意的語氣,宮裝少女微微搖頭,“可不是簡單的祝壽,這次七星塔主大人親自來,跟太阿神城的城主,要商談一個協議,據說跟最近突然出現的一個神秘人物有關……”

        “哈哈,那是高層的事情,我才不關心,壽宴上,我吃我的肉就行了,當然,要打架可得叫上我!”

        胖子說話間,撕下了一只雞大小的一塊肉,竟然三下兩下就吃下去了,一米多長的獸腿,他沒用多久就整個吃完了,他隨意的用油手在衣服上抹了兩下,看了一眼大廳的角落,“你說呢,白?”

        在大廳的角落里,坐著一個臉色蒼白的黑衣少年,他兩條腿隨意分開,膝蓋彎折,兩只手搭在膝蓋上,一柄黑峻峻的長劍,斜倚在他的腿邊。

        他頭微微低著,頭垂下來,遮住了眼睛,讓人看不清他的容貌。

        在這大廳中,他異常安靜,靜得讓人似乎察覺不到他的存在。

        “呃……”面對沉默的黑衣少年,黃衣胖子吞了一口口水,有點噎住了,自己竟然跟這家伙說話,也是自討沒趣啊……

        就在這時,大廳的門被推開了,一個身材高大的男子面無表情的走了進來,他穿著厚重的毛皮大氅,領子高高的立起,腳下是長筒獸骨底硬質軍靴,靴子踩在地上,出“啪嗒、啪嗒”的骨響。

        “到了,我們下去吧!”

        面對這男子,黃衣胖子和宮裝少女都恭敬起來。

        “是,塔主大人。”

        那坐在角落里的蒼白少年,也慢慢的站起身來。

        艙門打開,四個人在一道能量光中,直飛中央神塔。

        “有人飛出來了!”

        在太阿神城,人們極目遠眺,也不知道下來的都是什么人,應該是云龍神國的大人物吧……

        人們這樣想著,卻沒料到,在之后的幾天時間里,時不時的有不明勢力的浮空飛舟,飛到太阿神城,有許多人下來,入駐了中央神塔。

        這些勢力,大多掛著各自的標志,有些標志,有人認得,除了云龍神國之外,還有天光皇朝,這是一個比云龍神國小了大半的國家,但也不可小覷。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獨立家族的來使。

        這些獨立家族,不屬于任何國家,可是他們底蘊深厚,一個家族便可比擬國家!

        有的家族存在時間,不比太阿神國短,他們也掌握了不容忽視的可怕力量。

        人越來越多,真是群英薈萃!

        這讓太阿神城的試煉者都心驚不已,這次城主壽宴,竟然這么大聲勢?

        一天后,又有一個大人物出現了,這人的身份,更是讓很多太阿神城試煉者屏住了呼吸。

        他是太阿神國當朝太子!

        太阿神國皇室子弟無數,就說太阿神城的試煉者,姓楊的不知道有多少。

        這些楊姓天驕,往上追溯,很多有皇室血緣關系。

        可是比起當朝太子,他們卻都微不足道了。

        不論是地位身份,還是實力!

        當今太子,已經三千多歲,他是從皇室成千上萬的嫡系子弟選出來的,他擁有凡的天賦,還有皇室的傾力培養,如今他只差一步,就能封為人族圣賢。

        只要他成圣,當朝神皇就會將皇位傳給他。

        這太子,在太阿神國的地位,可想而知了!

        “太子都來了,不得了了!”

        人們都意識到,這場盛會,可能是他們人生有可能見識到的最大盛會了!

        55oo字,算兩章合一吧,還有一章,爭取十二點之前

        ……


  (http://www.gouemo.icu/book/11/11578/6941095.html)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www.gouemo.icu。手機版閱讀網址:m.23xsw.cc
捕鱼达人1破解版 中长线股票推荐2014 幸运农场开奖号码查询 股票融资杠杆是什么 山东十一选五胆拖对照表 北京11选五投注技巧 河南快三400走势图 内蒙快3综合走势图 新浪股票 江西11选五5开奖结果双 黑龙江36选7走势图大星 12博娱乐城真人百家乐 广东好彩1开奖结果 初学ps用哪个版本好 七星彩技巧和新口诀 通达股份股票趋势 今日全球股市最新行情即时实时a股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