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真武世界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暴增的實力(二合一)

第一百九十八章 暴增的實力(二合一)


        章節截不開,兩章合一,六千字,今天更新就這些了,晚上沒有了,大家別等了,以前每次這么說都有人問我怎么又一更,囧囧囧,我真是表達困難啊。前幾天年會,補更加爆,狀態一直沒緩過來,定時更新什么的,我真的覺得好難,讓蠶繭先回復幾天再說吧。

        …………

        “稟報長老?”易云猶豫了一下,心中計算著時間,“那個,你稟報長老要多久?”

        “嗯?你問這個做什么?”

        王姓女人愣了一下,神城的長老,很多住在中央神塔,還有些在閉關,以王姓女人的級別,要層層報上去,確實要一段時間。

        “哦……是這樣,我之前說,還有事要處理,能不能先離開一下?”

        易云也不想在這里干等著,他還記得秦禿頭一個月前定下的考核,原本易云全身心的投入到采集太古遺藥的準備之中,為了趕上月初的太陰之日申請了七天連續采藥期,所以這場考核,他一開始是打算放棄了。

        不過呢,他捕捉、吸收太古遺藥的過程,都出奇的順利,三天半就回來了。

        所以易云合計著,他還能趕上這場考核。

        一個時辰荒神殿修煉時間的獎勵,那也是一千龍鱗符文啊。

        一兩百龍鱗符文還好,一千龍鱗符文就這么丟掉的話,易云還是覺得有點心疼。

        雖然自己上交太古遺藥后,會有一筆不菲的收獲,可是在這太阿神城,什么資源都要花費龍鱗符文去買,能省則省。

        “什么事情?”王姓女人問易云,都這時候了,還有什么事情比太古遺藥更重要?

        易云把考核的事情跟王姓女人說了。

        王姓女人聽了,沒好氣的說道:“一個時辰的修煉時間而已,我也可以獎勵給你,長老這次說不定要見你!”

        易云一聽。頓時心中大樂,“謝謝王姐,我原本還聽人說王姐有些小氣呢,現在看來顯然都是謠傳。你看,王姐你獎勵給我一個時辰的修煉時間,秦教官的獎勵我也不拿白不拿,如果長老見我,那我不管在做什么。立刻停下來趕到中央神塔就是了,一點也不耽擱,是吧?”

        易云打蛇上棍,王姓女人給的他收了,而秦教官的,他也不想浪費了。一下子拿了兩個時辰的修煉時間,就是兩千龍鱗符文。

        王姓女人聽得無語了,以前怎么沒覺得這小子這么狡猾,不過想想也是,只要長老傳喚。他不管是從雜役處過去,還是從校場過去,路程都差不多,確實不耽擱時間。

        至于獎勵,話都說回去了,王姓女人也沒的收回了,畢竟易云采回來一株太古遺藥,如此大的貢獻,難道還不值一個時辰荒神殿修煉時間的額外獎勵么?

        “給你一刻鐘的時間,把事情解決了。度快一點!”

        王姓女人硬邦邦的說道,但是她看易云的眼神,已經多了一絲掩飾不住的贊賞,易云描述的那一切。雖然聽起來是運氣好,但無論易云當時的各種判斷,還是他最后憑借感覺射出去的那一箭,都不是運氣二字能解釋的。

        如果不是易云,換了別人來,那就算不被天蘊紫陽參弄成白癡。也絕對是顆粒無收,白白浪費了那千載難逢的機緣。

        “謝謝王姐!”易云笑嘻嘻的說道,而后轉身就向校場跑去。

        ……

        此時,十里之外,校場上,秦教官帶領的一群少年們,正熱火朝天的考核著。

        “插進去!插進去!”

        一群精力旺盛的少年,像是情的牲口在吶喊著,一個身材魁梧的壯碩少年,端著一根洪荒之箭,額頭青筋暴起,他大喝一聲,艱難的將這根洪荒之箭插在了紫鎢鋼墻上。

        “鐺!”

        一聲金屬撞擊的巨響,洪荒之箭的箭頭,艱難的擠入了紫鎢鋼墻的墻面里。

        雖然有些搖晃,但畢竟插進去了。

        今天這次考核,一百人的隊伍中,有將近一半人,能夠在紫鎢鋼墻上插上一根洪荒之箭。

        這成績,比起一個月前那是不可同日而語了。

        這一是因為,經過這一個月的時間,這些人確實成長了許多。

        第二也是因為,一個月前,這些少年剛剛進了荒神殿,又負重蛙跳十里,實在是體力透支了。

        而今天,他們可都是巔峰狀態。

        “魁哥,好樣的,第二根了!”

        有人高喊著,剛才插洪荒之箭的壯碩少年,正是周魁,他也是這一百人當中力量最強的人,周魁剛剛插第一根洪荒之箭,還算輕松,而第二個根就有些勉強了。

        接下來是第三根,也是最關鍵的一根!

        插上去,一個時辰的修煉時間,插不上去,那就前功盡棄了。

        周魁卯著一股勁,他這個一月來,在煉器房打鐵幾十萬次,手掌磨破了不知道多少次,為的,就是證明自己!

        今天,無論第三根洪荒之箭能不能插上,周魁都覺得自己是贏家,因為他戰勝了以前的自己。

        就在周魁連做了幾次深呼吸,想要舉起第三根洪荒之箭的時候,有人卻輕咦了一聲。

        “那不是易云嗎?”

        聽到這聲音,人們紛紛轉頭望去,只見校場不遠處,一個麻衣少年向這里走來。

        這少年頭凌亂,衣衫多處破損,看起來十分狼狽。

        這自然是采太古遺藥的時候弄得,當時天煞珠爆炸的沖擊波,也波及到了易云,他吸了太古遺藥的藥力之后,就匆匆趕回太阿神城,也沒有來得及整理一下。

        這采藥的小子,竟然這個時候回來了!

        “嗯?”看到易云,秦教官微微蹙眉,不過,他注意到,易云的修為突破了。

        一個月前,他是紫血初期,而現在,已經是紫血中期了。

        “秦教官,新兵易云報道!”易云對著秦禿頭行了一個太阿神國的標準軍禮。

        “你遲到了半個時辰!”秦教官一雙眼睛。嚴厲的看著易云,光是這眼神,一般新兵對上都會覺得雙腳軟。

        “對不起教官,之前我采藥沒來得及……”易云勉強解釋著。

        眾人一聽。都忍不住想笑。

        采藥耽擱了,這易云真是把自己的青春和生命都獻給了采藥了,這大概是他的追求吧。

        人們簡直不能理解,這采藥一個打雜的工作,還是女人們干的。有啥值得易云這么投入的。

        “嘿,易云,你來的正好!我們今天就再比一次,我已經插了兩根洪荒之箭,現在是第三根!”

        看到易云出現,周魁興奮的舔了舔嘴唇,今天原本沒看到易云,周魁還感到很失望,之前他力量暴漲,實力大增。正是要證明自己的時候。

        而易云,當然是最好的對手!

        一個月前,他被易云比了下去,今天,他要過易云,找回場子來,可是易云沒來,他有一種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的感覺。

        “那個……秦教官,我現在趕到,還來得及考核么?”易云弱弱的向秦禿頭請示。

        本來遲到這么久。秦禿頭完全有可能取消他的考核資格。

        秦禿頭冷哼一聲,“上去吧,不要忘記你來太阿神城是為了什么!”

        秦禿頭再次提醒易云,不要因為一些無聊的工作。而懈怠了修煉,他真的搞不懂,易云為什么這么喜歡采藥。

        “哈哈,來吧!”最興奮的就是周魁了,“怎么樣,你采了一個月的藥。收獲不錯吧!之前聽說你這次要連續采七天藥,怎么提前回來了?”

        周魁笑著看向易云,他雙手交叉抱在胸前,隨意的倚靠在一根洪荒之箭上,這根箭,就是他插上去的。

        他插的兩根洪荒之箭,一根穩穩的插在紫鎢鋼墻上,另一個根沒怎么插穩,箭桿的尾端稍稍有些下墜。

        雖然如此,這也是值得驕傲的成績了,周魁是這一百人當中唯一個插上了第二根洪荒之箭的人。

        “因為有了一些不錯的收獲,所以提前回來了。”易云輕描淡寫的說道。

        “收獲?藥草大豐收嗎?嘿嘿。”周魁覺得好笑,采了幾根藥草而已,這樣的收獲,也算“不錯”?有什么值得高興的。

        “易云,你采藥一個月,我勝你不武,不過這是你自己的選擇,怨不得別人,我今天讓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收獲!”

        周魁周魁握了握拳頭,這一個月來,他雙手的血泡磨破了不知多少,血水混合著汗水,包裹著滾燙的鍛造錘,那疼痛鉆心的滋味,讓周魁記憶深刻的同時,心中也涌起了一股豪情。

        這才是男人的生活,不是嗎?

        采藥那種娘們一樣的過日子方式,怎么能跟他相比?

        而這時候易云卻道:“不用了,我跟你一起吧,我趕時間,一會兒可能有人要見我。”

        易云說話間,已經站在了洪荒之箭的大鐵盒子旁邊,他口氣很隨意,這種口氣,卻讓周魁眉頭一皺,心中很不爽,他感覺易云根本就沒怎么在乎這次比試。

        這小子!他以為自己是誰。還有人要見他,是跟他一起采藥的藥童么?

        他還成了個人物了,夠忙的啊!

        周魁揉捏著手腕,深吸一口氣,彎下腰,抱住第三根洪荒之箭。

        今天,我就讓你看看,我一個月來晝夜打鐵,承受魔鬼一般的訓練所取得的成果!

        周魁扎了一個結實的馬步,雙腳宛如釘子一般扎入地面,確定下盤穩當之后,他以腿帶腰,力量由脊柱傳遞到雙肩,再到雙臂!

        他全身的肌肉鼓脹起來,一根根青筋在肌肉上隆起,他正要大喝一聲,將第三根洪荒之箭舉起來的時候,他就聽到“鐺”的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差點讓他一口氣泄完了!

        怎么回事?

        周魁回頭一看,頓時瞪大了眼睛。

        在他身后,一根洪荒之箭狠狠的釘入了紫鎢鋼墻上,箭桿的尾部兀自顫抖著,這種顫抖,不是因為沒有插穩,而是因為力量太大,巨大的沖擊力無處化解。而變成了一股顫勁!

        這樣的顫勁,誰要是靠過去被打一下,都會被打傷!

        這根洪荒之箭,至少插入了三尺以上!

        什……什么?

        周魁一時間有些傻眼。這根箭,是易云插上去的?

        怎么這么快!?

        他插一根箭,起碼要用十息以上的時間,特別是把箭端起來的時候,都不少時間來醞釀力量。

        可是剛才。他只是彎個腰,箭都沒舉起來呢,易云已經插完了!?

        這個時候的易云,已經在大鐵箱子邊上擺弄第二根洪荒之箭了。

        而在易云周圍,其他少年也都嘴巴微張,處于呆滯的狀態,他們剛才可是眼睜睜的看著易云兩手一抱,跟抱木頭一樣的將第一根洪荒之箭給端了起來,看起來完全不費力。

        然后,他端著洪荒之箭沖向紫鎢鋼墻。就像穿羊肉串一樣,將這根箭狠狠的貫入了墻面里面!

        自始至終,易云端著的箭都不帶抖的!

        穩!快!狠!

        眾人還在目瞪口呆,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易云已經吭哧吭哧的端起了第二根洪荒之箭。

        此時,易云全身能量流轉,一股股暖流如同潮水一般涌入他的四肢百骸,這是吸收天蘊紫陽參所帶來的力量!

        再加上易云已經突破紫血中期,傾盡全身力量插入一根洪荒之箭,不但沒有讓他覺得體力透支。反而讓他有種酣暢淋漓的感覺!

        不過端著第二根洪荒之箭的時候,易云卻突然停頓了一下,“嗯?我的力量好像有運轉不圓融的地方……”

        在動用全身力量的時候,易云倒是有一種感覺。那就是太古遺藥帶來的力量雖然強大,但是卻如同一匹脫了韁的野馬,讓他有些控制不住。

        他一直用“龍筋虎骨拳”的功法駕馭自己體內的力量,可是現在他卻慢慢覺得,“龍筋虎骨拳”有些力有不逮了。

        太古遺藥的力量太強,“龍筋虎骨拳”畢竟是紫血境以前的功法。越來越不夠用了。

        在易云停下來的時候,眾人更是無語了。

        人們把洪荒之箭舉起來都很不容易了,總算舉起來的時候,因為洪荒之箭的巨大重量,拉得他們手臂都要斷了,這個時候,人們都會迫不及待的把手里的箭給插出去,以節省體力。

        哪有像易云這樣,端著洪荒之箭停了下來,像是在思考人生一樣的。

        這也太任性了吧!

        人們正想著,易云好像突然明悟了什么,他不再猶豫,端著這根洪荒之箭往紫鎢鋼墻上一沖。

        “鐺!”

        第二聲巨響,第二根洪荒之箭也穩穩的插上去!

        依舊是箭頭入墻三尺有余,箭桿尾部劇烈的抖動。

        連不遠處觀看這一幕的秦禿頭,看到這種情況都有些愣神了。

        這小子是……怎么搞的?

        他明明采了一個月的藥,怎么力量漲了這么多?雖然說這可能跟他突破紫血中期有關,可是紫血初期到紫血中期,一個小境界的進步,也不至于讓他的力量強大這么多吧……

        秦禿頭是人族雄主級修為,可是現在他看易云,也完全看不懂了。

        “第二根了!還是這么容易”

        人們都是心中顫,易云的力量,何止甩開他們十八條街!

        易云舔了舔嘴唇,心中很興奮,這一千龍鱗符文,賺得容易啊!

        易云隨意的揉了一下手腕,彎下腰來,摸到了第三根洪荒之箭。

        中間根本就不帶停頓休息的,完全是一口氣!

        “再來!”

        易云一聲清喝,雙手將這根洪荒之箭穩穩的端了起來!

        再度感受自己體內力量的流動,那股不圓融的感覺依舊存在,不過并不影響易云力。

        第三根,中!

        易云大喝一聲,全身血脈宛如沸騰了一樣,太古遺藥的力量,如同噴薄而出的火山!

        這一刻,易云只覺得自己的力量達到了一個極致,迫不及待的要宣泄出去!

        他手持洪荒之箭,整個身體的力量都加持在洪荒之箭上,全力刺出!

        “鐺!”

        如同雷鳴一般的聲音滾滾傳出,聲沖云霄!

        連紫鎢鋼墻,都微微的震顫了一下!

        這第三根洪荒之箭。狠狠的釘在墻上,箭桿尾部的震顫,都連出了殘影。

        這一箭,透過墻體四尺有余!

        比之前的兩箭。都要猛烈一倍不止!

        在周圍,所有少年看得都傻眼了,這到底是……什么樣的力量啊……

        怎么會這樣?

        眼前的易云,簡直是一個人形荒獸!

        周魁愣愣的呆,他心中原本涌起的萬丈豪情。早已經不翼而飛,原本想好的男人宣言,準備等待著自己勝利的時候演說一番,結果現在,也成了一個笑話了。

        易云……不是去采藥了嗎?

        采藥修為也能進步這么快么?

        這一群人,打鐵的打鐵,陪練的陪練,一個月來辛辛苦苦,要么揮舞鍛造錘弄得全身筋肉跟斷了一樣的疼痛,手掌滿是水泡鮮血;要么就是跟人陪練。不斷的挨打而遍體鱗傷,然后涂上傷藥,站起來再被打……

        他們如此的努力,好不容易攢下的龍鱗符文,也都拿來去萬寶塔換了一些修煉的舍利和丹藥,不得不說,太阿神城的舍利丹藥,比他們以前在家族中吃的要好很多。

        他們的進步很明顯,可是跟易云一比,簡直弱爆了。

        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

        “你……你為什么實力進步這么多……怎么可能……”

        周魁不能相信,他這一月來,一刻也未曾懈怠,卻比不過易云去藥山采藥?

        易云笑了笑。他這一個月來,何嘗不是分秒必爭呢?

        除了采藥之外,他每天都身穿二百鼎重的流銀衫,在藥山上爬上爬下,鍛煉自己的力量和身法。

        晚上回去,又是打坐到天明。從未有過躺在床上睡覺的時候。

        在太阿神城,睡覺太奢侈了,用打坐代替,可以讓自己的修為在休息中也緩慢增長。

        而前幾天捕捉太古遺藥,易云更是機關算盡,險象環生,他在極度的危險和重重困難中,抓住了那千分之一的可能,搏到了這份在別人看來幾乎不可能得到的天大機緣!

        這一點,又豈是單單揮舞鍛造錘打鐵,兢兢業業的陪練挨打,就能越得了的?

        當然,這一切易云都不會說。

        他咧嘴一笑,對周魁道:“這些都是因為……”

        易云拉長了聲音,吊足了眾人的胃口,終于說了三個字

        “運氣好……”

        周魁差點氣得吐血!

        他感覺易云在耍他,他們一個月來無數的努力,被易云一句運氣好就頂過去了。

        周魁真的怒了,他不顧跟易云的實力差距,不客氣的說道:“少敷衍我!什么運氣好,你不過采個藥而已,這根本是娘們干的工作,每天就是混日子的,怎么可能長力氣?長修為?你到底……”

        周魁話還沒說完,突然在校場邊緣,幾個身穿黑色斗篷的男子走了過來。

        這幾個人,衣著古怪,氣息神秘,他們看起來只是隨意的邁動步子,步伐很慢,可是空間卻好像在他們腳下縮短了,他們只是幾步路,就來到了校場中央。

        其中采藥處的王姓女人,赫然就跟在了這幾個人的身后,平時誰也不給好臉色的王姓女人,這個時候竟是難得的恭敬起來,顯然對前面的幾個人很是敬重。

        看到這些人,連秦教官都正色起來,他原本背在身后的雙手,也垂了下來。

        “執法使大人!”秦禿頭稍稍行禮,他在太阿神城的地位,是要比這幾個人低一些的。

        執法使?

        在場的少年,都是愣了一下,執法使是什么職位?

        雖然他們不知道這幾個黑衣人到底是什么修為,但光是那股氣息,就讓他們感到一股隱隱的威壓。

        而且秦教官的態度也表明了,這些被稱為“執法使”的人,都是了不得的人物。

        諸多少年們都下意識的站直了,秦禿頭也是疑惑,中央神塔的執法使,他們來新人校場做什么呢?

        幾個黑斗篷男子,為的一個中年人,摘下了臉上的頭罩,露出了一張干瘦的臉龐,他的臉上,有三道觸目驚心的疤痕,這三條疤痕彼此平行,像是某種荒獸用爪子抓上去的一樣。

        他掃了一眼在場一百多個少年,淡淡的開口道:“誰是易云?”

        ……


  (http://www.gouemo.icu/book/11/11578/6797937.html)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www.gouemo.icu。手機版閱讀網址:m.23xsw.cc
捕鱼达人1破解版 快乐十分任四高招 买股票买什么股票 单机游戏新快三 有富策略 11选五开奖吉林省 快乐彩12中奖走势 股票行情康新欣材 北京十一选五开奖一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结果 股票基本知识入门 银行理财产品 湖北快三必出号 广西十一选五中奖助手 贵州11选5遗漏 广东十一选五360 天天红包赛2元好还是10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