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尚小說網 > 真武世界 >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還魂根到手

第一千一百九十四章 還魂根到手


  “嗯?林云兄,你這是……”

  張小天突然看易云站起來,還摸不著頭腦,就看到易云已經向著司閣主和天火圣手走去。

  這時候,司閣主還在發布命令,陡然看見易云上前,他有些愣神,他記得易云的身份:“你是城主府請來的醫師?”

  司閣主跟秦正陽之間,關系實在不怎么融洽,對易云這個城主府請來的醫師,他自然也沒什么好印象。在司閣主心目中,整個這次大會,都是為了九鼎丹宗的人,其他人都是陪襯。

  “你上來做什么?之前已經讓你們上來看過病了,現在天火圣手剛剛找出根治瘟疫的方法,已經沒你什么事了。”

  司閣主耐著性子說道,突然遇到這么不講規矩的人,他都想一掌給斃了。

  易云根本沒有理會司閣主,他直接看向天火圣手,開口問道:“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判斷出,萬物城所有的瘟疫,傳染根源都在董小宛身上?”

  天火圣手皺了皺眉,他根本不想跟易云對話,隨便什么阿貓阿狗上來,都能質疑他的話,那他的威信何在?

  “司閣主,還麻煩您把搗亂的人趕下去吧。”

  “來人!”司閣主冷喝一聲,幾個萬物仙閣的護法弟子趕到廣場之上,就要出手將易云擒下。

  而這時,又是一聲冷喝在人群中響起——

  “林先生是我請來的客人,我看誰敢動!”

  說話間,秦正陽大步踏出,來到了易云的身前,一時間法則涌動,沉穩浩瀚的法則氣息,讓在場眾人都是呼吸微微一滯,秦正陽的實力,毋庸置疑。

  一時間,萬物仙閣的護法都被震住了,根本不敢出手。

  司閣主臉色陰沉下來,“秦正陽,你想做什么?今天我司某人拿出萬物仙閣珍藏的財富來,云集天下名醫,為萬物城俊杰治病,怎么?你想搗亂,讓萬物城的所有俊杰都無藥可醫不成?”

  司閣主一句話,將秦正陽推到萬物城的對立面上,對此,秦正陽哈哈大笑:“司山河,別說那么冠冕堂皇,你心里什么算盤,我們心知肚明,我今天把話放這里了,誰要是動林先生一下,我秦正陽當即翻臉,不講情面!”

  秦正陽話說得中氣十足,傳遍全場,即便是占著絕對優勢的萬物仙閣,也不敢輕舉妄動,一旦秦正陽不顧一切的出手,那這大會所在的小世界法器都會被打爆,到時候根本難以收場了,這丹醫大會也徹底被攪黃了。

  這時候,天火圣手開口了:“司閣主,看來萬物城是不歡迎我啊,既然如此也罷,那本座離去就是。”

  天火圣手自認為他這次來萬物城已經做足了禮數,言語行為都盡量給萬物城丹師面子,還約束了自己的門下弟子,可是萬物城丹師卻蹬鼻子上臉,既然這樣,他正好拂袖而去——本來這瘟疫就非常棘手,天火圣手也沒有完全將其醫好的把握,不過,天火圣手清楚,萬物城絕對不會讓他走的。

  果然,聽到天火圣手的話,司閣主急了,天火圣手可是他的希望所在。

  “閣下慢走,我這就解決。”

  司閣主心一沉,便想來硬的,而就在這時,易云卻笑了起來,“你要離去直接離去就是,說出來是想讓人留你?這演技也真是做作得可笑,在我看來,你不過是一個庸醫罷了,找不出醫治之法,便妄下結論,說什么病源都在董小宛身上,只要煉成藥引,就能藥到病除,簡直一派胡言。”

  “你說什么!?”天火圣手徹底暴怒,他怎么都沒有想到,在萬物城竟然遇到這樣一個狂人,敢當面罵他天火圣手。

  他何等人物,居然被萬物城一個小小的丹師罵了!

  別說天火圣手,連萬物城的本土丹師都驚了,之前秦正陽出面攪局已經夠驚人的,沒想到這個看起來其貌不揚的中年丹師更離譜,一句話痛罵天火圣手!

  雖然之前大家都被九鼎丹宗壓著,感覺憋屈,可也沒有想到有個老兄說話這么狠。張小天更是驚呆了,他之前各種抱怨,可是他身邊這大叔一語不發,他還以為這大叔是個木訥的老實人,這真是人不可貌相啊。

  天火圣手瞇起眼睛看著易云,眼中精芒閃爍,而他身邊那名紅衣少女,卻早就忍不了了。

  她一下子跳了起來,喊道:“你一個鄉下土包子,居然敢污蔑我師叔,可笑你一個坐井觀天的癩蛤蟆,又怎么知道這個世界的廣闊?”

  聽到紅衣少女的話,易云斜眼看了這少女一眼,“連病因都看不出的黃毛丫頭,也有資格與我說話?”

  “你!”紅衣少女臉色漲紅,她在九鼎丹宗,眾多弟子對她如眾星拱月,來到外面,也是驕傲無比,什么時候被人這樣當眾嘲諷過?

  “你個老東西,也好意思跟我比,我修煉不足百年,是九鼎丹宗的天才弟子,未來前途無限,你不知道修煉多少年才有那么一丁點成績,你哪來的優越感?”

  紅衣少女也是伶牙俐齒,短暫的憤怒后,立刻出言反擊。

  她這句話說出之后,在臺下憂琴仙子和白狐公主都不禁嘴角泛起一絲微笑,她這話對誰說都好,對易云說,簡直就是笑話了。

  “好了,悅兒!”天火圣手打斷了紅衣少女的話,看向易云,“你既然說我是庸醫,那想必你是對這場瘟疫有所見解了?很好,今天我倒要看看,你對這場瘟疫有什么見解,丑話說在前頭,你如此質疑我,如果你不能給出一個像樣的解決方法,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

  天火圣手的聲音咄咄逼人,易云不以為意,他轉頭看向了司閣主:“司閣主,我之前聽你說,丹醫大會準備的所有天材地寶,都是為了能找出瘟疫醫治之法的那個人,是不是?”

  聽到易云的問話,司閣主眉頭一挑,這小子瘋了,難道他真以為自己能解決瘟疫不成。“你既然知道,還廢話什么,你大可以上來一試,若是能治好病癥,所有的天材地寶都是你的,但要是治不好,別怪我不留情!”

  易云淡淡的掃了一眼放在長桌上的諸多天材地寶,目光在還魂根上稍稍停留。

  接著,他看向了在場所有患病天才,開口道:“你們可有人想上來一試?”

  萬物仙閣的不少弟子,就在這群患病人之中,司少宇之前丹田遭受天火灼燒,身受重創,此時虛弱不堪,幾乎是半癱在椅子上,看到易云問話,他冷笑一聲,毫不避諱的說道:“給他個出手機會,不過是要名正言順的懲處他罷了,他還真以為自己是大瓣蒜了,還在這里嚷嚷,誰會上去給他治療?”

  “不錯,庸醫是可能醫死人的,就算是天火圣手出手醫治,都讓少宇兄受了這么重的傷,這個蠢人出手,還不知道會導致什么后果呢!”

  萬物仙閣的患病天才們看著易云,根本沒有一個人愿意上來的,誰會拿自己的丹田開玩笑?

  眼看著大家都不約而同的不上前,司少宇露出了冷笑,這人不知天高地厚,現在冷場了吧。

  而司少宇不知道,對這種情況下,易云卻是喜聞樂見,要是真有萬物仙閣的天才上來,他都不想出手治療,他怎么可能給仇家治病?

  易云看向了歸元世家和極樂門,這兩個宗門,是他的盟友,當然此時他們結盟的消息還處于保密階段,只有兩個宗門的高層知道。

  這時,歸元世家中的一名年輕弟子轉頭看向了紫雨仙子乘坐的馬車位置,點了點頭后站了起來。

  “我來。”這名弟子站起身來,來到了高臺上,和那些萬物仙閣的患病天才們站到了一起。他身材不高,臉色蒼白,看起來十分瘦弱。

  “天火圣手,”易云看向天火圣手,道,“還是請你先查驗一下吧。”

  天火圣手冷哼一聲,他根本不需要刻意檢查,一眼就能看出此人邪靈附體。

  “你只管出手就是,此人確實染了瘟疫,你根本不必故作姿態。”

  易云并不理會天火圣手的諷刺,他走到此人的面前,手輕輕一揮,這歸元世家的弟子直接飄了起來,橫躺在半空中。

  接著易云一只手按在了這歸元世家弟子的小腹之上,青木之樹的能量,在易云體內運轉起來,他尚未開始發力,就在這時,這年輕弟子丹田中的邪靈已經有所感應,并且覺醒過來。

  “嗯!?”

  易云還沒動,天火圣手卻第一時間察覺到邪靈的異動,這是怎么回事?那邪靈明明已經和患病年輕人的丹田緊密融合在一起,只要丹田不碎,它就安全無比,為何突然如此躁動?

  天火圣手還來不及分析原因,就在這時,那邪靈突然發出了一聲驚恐無比的慘叫,它竟然不顧一切的沖出丹田,要逃之夭夭!

  什么!?

  天火圣手大吃一驚,這邪靈全身能量,已經分成無數細絲深入那年輕人丹田的每一寸紋理之中,這突然撤走,這些細絲中蘊含的邪靈能量甚至都來不及收回,直接崩斷!

  這邪靈到底遭遇了什么恐怖的事情,如此害怕?

  天火圣手心中震驚之極,而這時候,易云已經一手抓出,青木神樹的能量在易云手中爆發,兩條細細的枝條飛出,這枝條翠綠無比,枝條上的每一片葉子都形狀不同,如小鼎,如飛劍,如八卦,每一枚葉子上都蘊含著道的神韻,匯聚了無數元氣精華。

  這樣的神木虛影,落在眾人眼中,卻根本不知道它是什么,時間畢竟太久遠了,就算有人見過青木神樹,也不可能想到易云體內浮現出的神樹虛影,會是青木神樹孕育而出的種子,他們只以為這虛影是易云施展法則后的異象。

  咻咻!

  兩根枝條射出,像是兩條秩序之鏈,瞬間鎖住邪靈。

  “蓬!”

  隨著一聲爆響,邪靈直接灰飛煙滅,所有的能量,都被青木神樹的枝條吸收。

  易云拍了拍手,收回邪靈,他又看向那歸元世家的弟子,開口道:“已經結束了,你可以起來了。”

  “你……你說什么?”

  這歸元世家的弟子還沒反應過來,這就結束了?

  他嘗試著運轉了一下丹田,果然感覺自己的力量回來了,那干枯依舊的丹田,突然被天地元氣充溢著,讓他的小腹有種疼痛感,但這種疼痛感,卻讓他欣喜若狂。

  “真的好了!真的!”

  這瘦小的年輕人驚喜的叫到。

  一時間,在場一兩萬人都沒有發出聲音,這一幕實在過于離奇,以至于很多人懷疑這到底是不是真的。

  “騙誰呢!怎么可能這么容易,你們是來演戲的吧!”

  紅衣少女嘲諷的說道,她根本就不信,連師叔都覺得棘手的瘟疫,會這么輕松的被人破解。

  “師叔,這么拙劣的演技,他們真是……”

  紅衣少女正笑著跟天火圣手說話,可是話說一半,她的聲音卻硬生生的卡住了,他眼看著天火圣手臉色變得沉如烏云,在她幾十年的記憶力,她印象里都沒見過師叔有如此難看的臉色。

  “師……師叔?”

  “閉嘴!”天火圣手冷聲喝道,聲音震得紅衣少女耳膜嗡嗡作響。

  怎么回事,難道剛才的治病是真的?

  不光是天火圣手,司山河也是一樣,他能看清邪靈的動向,親眼所見的一切,怎么可能作假。

  這名不見經傳的中年人,到底是怎么做到這一切的?

  “司閣主,天火圣手,我剛剛出手,可能證明我說的話?”

  易云反問一句,天火圣手和司閣主全部語塞,眼前如此荒謬的事情,偏偏他就發生了。

  “既然如此,這些天材地寶,我就笑納了!”

  易云二話不說,直接袖袍一卷,在長桌之上的天材地寶,統統飛向了易云的空間戒指。

  原本這些天材地寶,還有一些禁制守護著,可是易云隨手就將那些陣法破了,寶物到手!

  易云深知今日注定要起爭端,他要跟萬物仙閣撕破臉,一旦爭起來,這些天材地寶說不定就拿不到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把這些東西收入囊中再說。


  (http://www.gouemo.icu/book/11/11578/17817555.html)


1秒記住愛尚小說網:www.gouemo.icu。手機版閱讀網址:m.23xsw.cc
捕鱼达人1破解版 无需联网的手机游戏 特马是啥意思 河南11选五5最新开奖 怎么可以在网上赚钱 初学者模拟炒股软件 六六大顺顺是什么肖 000816股票行情 北京体彩十一选五怎么玩 体彩江苏七位数走势图 掌上街机捕鱼为什么玩不了 凡游棋牌快乐真人麻将下载 多乐彩任选3的技巧 20选5单期走势图 上海天天彩选4规则 私募基金配资利率 江苏体彩十一选五手机版